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拉郎请各位了解一下——

是拉郎段子 凹凸世界的嘉德罗斯and幼女战记的谭雅·提古雷查夫


THE FIRST TIME

他们独处的时候很安静,就像是两个人都睡着了一样。

单独车厢里的空间不算很大,两个人各自占据一角,放肆而又隐忍的休息。耀眼金色眸子和清澈的蓝眼睛对上,视线擦出的火花都带着浓烈的火药味。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望向瘦弱女孩的眼神充满不屑。年龄差的不多,可谭雅确实有一种嘉德罗斯没有的、年长者特有的成熟狡诈。

就像只伪装成小白兔的狐狸,在无人的角落奸笑中舐舔爪上的鲜血。

谭雅并没有因为嘉德罗斯的挑衅而气愤,她顺从地敛眸,将身体又朝角落里缩了缩,枪横放在腿上坐得笔直。

她听说过嘉德罗斯,据说他是某位军事大家的唯一子嗣,同时也是一个战功显赫的士兵。她可没兴趣和这么一位天,之,骄,子杠上。

嘉德罗斯也频频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白银的第二个名字”这个殊荣已经被他抹杀,宝珠也不仅仅只有“妖精”一个人能佩戴,但如此幼小的年纪便指挥一个团——这目前他还取代不了,他习惯单打独斗了;处事圆滑,同时还拥有极高的战斗觉悟和极强的战斗、指挥能力,作为竞争对手不容小视。

“莱茵的恶魔”与“金色死神”两个称呼被连在一起也有几年时光了,他们被作为帝国的战神所称颂,就像被高高捧起的神像一般,着实令人厌倦。

嘉德罗斯曾经见过谭雅·提古雷查夫,是还在莱茵战斗的时候。那时无论是敌方还是我方都需要些调养生息的时间,战士们难得可以度过一个还算宁静的夜晚。嘉德罗斯吃晚饭时被伙食呛得要命,晚上不顾禁令出来溜达,路过了营地中间的篝火,而一个金发的女孩——就是谭雅——独自坐在篝火边,蔚蓝的眸子倒映火焰,光芒把她的头发映得熠熠生辉。

他在她身上看到的不是一个懵懂的孩童,而是一只盘踞着歇息的妖精。

是一只手持利剑杀人的妖精,透明翅膀上沾满红褐色液体,尖锐的牙根都有敌人的鲜血。

太有趣了。

嘉德罗斯勾起唇角,看来以后跟着她在前线的日子不会很无聊了。


新兵最怕的两个教官

帝国的两位战神——嘉德罗斯和谭雅·提古雷查夫都曾经当过教官,至今仍在被各届新兵所传颂。

不过有一个很有趣的一点,如果他们训人最常用的语句连在一起——

“哦呀,在地上这样扭动,是想要成为猪食吗。”

“渣渣。”

会意外地很通顺。

怎么样,很神奇吧。




我其实很犹豫他们应该叫什么组,未成年小恶魔组嘛,战神组嘛,暴君组嘛

真是两个磨人的小妖精呢www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