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瞎几把写的破玩意

原词来自Order Made,被我魔改了
有旧设嘉卡的成分
很ooc,很渣,一小时产物
最近上课

“欢迎来的灵魂驿站,死去的灵魂,你叫什么名字?”

雷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一片空白的鬼地方。直到面前那个白色长袍的面具人走到自己面前时他才反应过来,心有余悸地摸摸胸口。
完好的,没有伤口。
“不相信我吗?你真的已经死了。”
雷鸣不止一次设想过他死后会是怎样,但他还真没有想过还会有灵魂驿站这个幺蛾子。
看他半天不回答,面具人似乎有些无奈,长叹了口气,不知从哪翻出了一个笔记本,利落地用笔尖挑开封面。
“雷鸣先生,我是您在灵魂驿站时的指引人兼接待人,接下来将由我协助您开始对上一世的总结和对下一世的部分规划。”
“那么现在开始。”
仿佛所有灯光都暗了下来,四周一片漆黑,雷鸣抬起头环望四周,却发现在他的背后站着两个模糊的人形。其中一个逐渐清晰,和他一模一样;而旁边的一个却依然保持着模糊。
“上一世姓名:雷鸣,身高体重略过,诞生自某星球贵族旁系,人际关系的话……哎嘿。”
面具人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便停下了手中的笔,凌空点了点,在黑暗之中点点光芒汇聚成了两个名字:布伦达和嘉德罗斯。
“通常的话‘最重要的人’填的要么是自己要么只有一个人,你却是两个唉——”
“一个是我大哥,一个是我爱人。”
雷鸣已经察觉到就算自己不说这个该死的面具人也能知道他的信息了,思索一下便自己说出了口。
总比听这个家伙又吊儿郎当的语气念好,他这么想着。
“Good boy.”

面具人心情愉快地直接翻到下一面,同时雷鸣的身影逐渐散去,另一个身影有了略略清晰的人形。
“你还想要人类的种族吗?是或否。”
“是。”
身影凝聚成了一个有些瘦弱的人类模样。
“那么惯用服装想要保留吗?”
“是。”
雷鸣闭上眼睛又思索了几秒,忽然又开了口。
“能不能把围巾换掉。”
“嗯哼,想要换什么样子的?”
“红色的。”
嘉德罗斯曾经说过白围巾不怎么适合他,要是染上了血迹就太明显了。
那是嘉德罗斯和雷鸣第一次遇见,雷鸣刚将一个人的脑袋踩爆,脑浆染了他一裤子,血液迸射染红了他的围巾。
嘉德罗斯当时玩味地笑了笑,明显是有了兴致。黑色的围巾飘扬,在一片绿地上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啊好的。那么眼睛,耳朵,嘴巴各给你两个怎样?在孤独的时候另一张说不定还可以安慰你呢。”
“我觉得它们会吵架。”雷鸣翻了个白眼,两张嘴这他妈是变异吧!“而且那个家伙又幼稚又犟,两张嘴他可能亲不过来吧。”
“那么,如果能知道的话,你想要知道过去还是未来呢?”
“过去。我不想连重要的人对自己说过什么都记不住,还只能想起他离开时是什么模样。”
“那么你想要眼泪吗?确实有人是嫌麻烦不要的。”
“要吧。比起成为一个冷血的人,我更想成为一个坚强的人。”
“什么味道?”
“什么什么味道。”
“眼泪你想要什么味道呢?”
面具人在空中点了点,十几个图案环绕着雷鸣出现。
面对着他的是一颗黑色的星星。
他伸手一把抓住了它。
“嗯好,黑色的星星……是咸味哦。”

“OK.嗯……其他的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范畴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说看,说不定那家伙就决定顺着你的意思来了呢?”面具人“啪”地合上笔记本,语气轻快地对他说。
“在幼年时我需要一个危险而苛刻的环境,这样可以培养我的性格和用语习惯;在自己稍微成长一点的时候遇见大哥。”
“然后我希望可以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遇见他。”
“好的,谢谢合作雷鸣先生。啊对了,”面具人看了眼笔记本,“你这次分到的名字是‘卡米尔’”
“拜拜。”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