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星事」 【启明星】

「星事」 【启明星】

呵,我的同学说我短小

老子爆字数哦混蛋

可能会成为一个系列

文笔渣,ooc,语序混乱

年龄有更改:卡米尔15,嘉德罗斯13,安迷修和雷狮是原作年龄

顺便偷偷摸摸向Agarase大佬道个歉,专注码字忘了去日您动态


嘉卡嘉篇 可能会有一点点的雷安雷倾向

嘉卡卡嘉无差,我就都打了,勿喷


拒绝白嫖从我做起,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


BGM:道-宇多田光

 

是一场梦。

四周是茫茫的雾气,土地是诡异的棕红色,天空被白云覆盖,是一片了无生机的灰白。

“有人吗?”

卡米尔尝试着喊了一声,声音以少年为中心向四周传去,雾气竟像风经过的湖面一般泛起层层波纹。

一片苍白中出现一个金黄色的身影。

太过明亮,太过耀眼,如象征光明的启明星一般。

那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面庞上还有着那个年龄段特有的稚嫩,眉眼间却是凌厉的杀意。

打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年幼的君王。

男孩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说了什么,但卡米尔什么都听不见。

“你说什么——”

卡米尔大声喊道。

没有回应。

男孩将嘴张大,似乎也喊了什么。

卡米尔努力去分辨,而白雾海浪般蔓延开来,男孩被淹没在一片白茫之中。

卡米尔醒了过来。

少年直起上身,睡意朦胧地望向窗外。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抬起手挡在脸前十厘米左右的地方,光线透过指缝打在少年脸上,隐隐约约地晕出一片金黄。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啊。

 

当雷狮叼着面包片走进厨房的时候卡米尔正在煎鸡蛋,开关冰箱的声音让少年回过神来:他的兄长今天没有让他催就起床了。

于是他差点把把手里的另一个鸡蛋捏碎。

“今天起的这么早啊大哥。”

拉环被拉开发出一声“啪”的脆响,雷狮一屁股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左手拿着被咬了一口的面包片,右手随意地用小勺抹着番茄酱,面包片上被涂抹出一条曲折的线。他吟了一口冰啤,答道:

“做了个奇怪的梦,睡不着就起了。哦对了,帕洛斯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课本落他那了,过会在初中部楼前给你。”

“哦。”卡米尔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空气中混着鸡蛋被煎到八分熟时的香味。

“对了大哥,‘启明星之战’的交战双方是雷王王国和圣空王国对吧。”

“是啊。”雷狮咬了一口面包,番茄酱不小心抹在了脸上。“问这个干嘛?”

卡米尔端着餐碟坐在雷狮对面,抬手抹掉那道红痕,接着坐下喝了口果汁悠悠地说道:“昨天晚上忙着帮大哥你补习题没来得及复习还有查‘终焉之战’的资料…..秋老师说这次中考还要考一些课外知识,好像是以‘终焉之战’为主….我只是听说过而已,要是被提到就完蛋了…..”

“……都怪高考,老丹好死不死给我们布置习题……今天份的我自己写,你专注复习就好。”

兄弟俩默契地齐齐长叹一口气。

“‘启明星之战’是由雷王王国发起的战役,交战双方为雷王王国和圣空王国;具体时间的话我忘了,大概是几百年前;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使交战双方都精疲力竭,给后来登格鲁帝国的崛起创造了机会——后来两个泱泱大国都在‘终焉之战’进行时被一个刚诞生的小国占领了首都,灭国了。”

“大哥你不是不听课吗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啊我特地查过的,啊呜,”雷狮用叉子戳起小半根火腿肠,在卡米尔面前晃了晃然后手腕一扭塞进自己嘴里。“雷王王国方面军的统帅与我重名来着,好像还是当时的三皇子;他有一个心腹也叫卡米尔,据说是时任国王的私生子。”

“私生子么……”

卡米尔微微低头,额前碎发凌乱看不清表情。餐刀利落切开半凝固的蛋黄,叉子多使了几分力,敲击磁盘发出的声音略响。他把一半蛋黄塞进嘴里,声音含糊听不出感情。

“和我一样呢,低贱的血统。”

空气沉寂了几秒,雷狮长叹口气,起身将右手按在卡米尔头上。

“没事。”

“反正现在老头子和那家伙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凹凸学园禁止家长在学生毕业前对学生进行任何形式上的干扰。我头一次感觉那个该死的校规还是有点用途的。”

“圣空王国方面军的统帅我忘了……不过我记得副帅叫做安迷修,据说实力很强,好像是统帅的什么…..骑士吧,在‘启明星之战’最后一战‘终焉之战’中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叛国,然后为了‘骑士道’自尽了。”

“大哥……”

“嗯怎么了?”

“你差点把我头按盘子上……”

“…..啊哈哈哈,是吗….”

“所以今天晚上的晚饭拜托大哥自己解决吧,以及——大哥你快要迟到了。”

“喂卡米尔你不能这样啊!!!”

卡米尔抬头看了一眼门上挂着的钟表,仰头喝干最后一口果汁,扯过斜背包背带换好鞋推门就跑,装作没听见自家兄长完全不顾形象的哀嚎,脚步轻快地从三级阶梯上跃下。

阳光依旧刺眼,卡米尔抬头,海蓝色的眸子闪耀着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灵动的光。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金黄色的东西会很开心。

 

当卡米尔到教室里的时候秋老师还没有到,教学PPT正在自动播放。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都凑在一起小声交谈着什么,似乎是在聊今天的课。其中一个人愁眉苦脸地瞟了眼PPT,认命一般低下头去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

毕竟秋老师做的教学PPT从来都只有问题没有答案,就算放着也只是徒增痛苦而已。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查找‘终焉之战’的相关资料。

而他却被第二个网址吸引了。

那是一个名字:嘉德罗斯。

然后他点了进去。

一行行的文字细数着这个少年的荣耀,卡米尔浏览了一遍,发现这个生平介绍简洁的不可思议,却相当令人震撼。

圣空王国的皇子,年仅十三岁的军事天才。九岁开始统领军队,用不到三年时间将圣空王国的版图扩大了将近三分之一——圣空王国本就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在这时便成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帝国。而其不仅仅具有军事天赋,自身也实力强大,在十岁时便能够只凭一根普通的木棍击败三十名禁卫军…..

而最后独立成段的是一句简单至极的话:

陨于终焉之战,年仅十三岁。

有些讽刺。

卡米尔关上手机,教室里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人声喧闹。鞋跟敲打瓷砖地板的脆响由远及近,看学生们的表情就好似催命铃一般。

那个金发的班主任兼历史老师推了推鼻梁上驾着的桃红色眼镜,站在教室门口元气满满地说道:

“同学们早上好啊——”

回答她的是有些混乱的脚步声和格外响亮的哀嚎声:

“秋老师早上好——”

秋颇为满意地点点头,缓步走到讲台前把手中的课本和笔记一把拍在上面。

“下面例行点名和提问。嗯…..卡米尔。”

“到。”

卡米尔迅速起身站直,秋翻开自己那叠厚厚的笔记,稍微浏览了一下,沉声说:“‘终焉之战’中雷王王国方面军的统帅是?”

“雷狮。”

“雷王王国方面军军师是?”

“卡米尔。”

“圣空王国方面军统帅是?”

脑海中一道金黄色的身影忽然闪过,恍惚间卡米尔好像回到了那场白雾弥漫的梦境中。那个男孩就站在他前面十米左右,围巾飘扬仿佛旗帜。

卡米尔想要抬起手。

但他没有。

那个名字在唇齿间流转,少年轻轻地叹气,宛若将自己手中的花束赠与挚爱一般郑重地,缓缓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嘉德罗斯。”

“对了,请坐。下一个…..”

卡米尔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莫名其妙地将右手握拳贴在心口处。

跳得好快。

奇怪。

 

 

 

是梦。

微风吹过深绿草地流下一圈海浪般的波纹,天空是如墨的黑色,圆月散下皎白柔和的光。

那个如启明星一般的人此刻躺在不远处草地上,双臂围抱在头后,金发随风轻轻晃动,嘴里叼着的草叶一抖一抖的,显得有些可爱。

鬼使神差地,卡米尔走到了距离男孩不到十步的地方。

鞋底摩擦草叶发出“沙沙”声响,男孩微微偏头,星辰般的眸子竟让卡米尔瞬间失了神。

鼻间发出一声气音,他并不搭理卡米尔,扭头继续沉默着望向远方——那里有一片金黄色的玫瑰,夺人眼目,耀眼至极。

“金徽章。”

男孩忽然饶有兴趣地转过头来,双臂伸直撑住上半身,话语之间流露出的是一种王者特有的骄傲。

“你知道这种玫瑰?”

卡米尔耸耸肩,缓慢地盘腿坐下,掐断了一小节草叶在手中把玩着。

“我还以为除了我和父王没有人知道这种玫瑰的名字,毕竟他们是在太过愚蠢了。”男孩嗤笑一声,嘲讽之情溢于言表。“自以为聪明绝顶,却把时间浪费在追求那些庸俗的事物上——尤其是那个所谓的贵妇,装成一副柔若无骨的样子,只知道把时间浪费在打扮自己身上。”

“但是谁都知道她不过只是一个婊子。”

卡米尔忽然掐断了那半截草叶。

 

这句话。

这句话…..

就是这句话!!!!!!!

那时那个混蛋就是这么说母亲的!!!!!!!!!!!!!!!!!!!!!!!!!

卡米尔伸手一把扯过男孩的衣领,迅速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他迅速地做了几次深呼吸把自己的愤怒平复到可以控制的程度。胸口上下起伏,卡米尔声音低沉,海蓝色眸子上附满了阴霾。

他说:

“首先,向你刚才侮辱的那位女性道歉;第二,无论做什么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你没有资格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评论。”

“你太自大了,小屁孩。”

那人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男孩一记肘击打在卡米尔腹部,接着反过来掐着他的脖子把它按到在草地上,帽子因为动作落在地上,消匿于一片绿色中。

男孩此时跨坐在卡米尔身上,双眼微微眯起,像极了一个王者俯瞰蝼蚁时的目光;右手缓缓握上了他的颈脖,一丝一毫地收紧,摆明了是想要看他挣扎却无济于事的过程。

“你再说一遍。”

手指嵌进骨与经脉之间的缝隙,指甲恶意地调整出最能使人感觉到疼痛的角度;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卡米尔的脸憋得通红。

少年轻笑一声,瞪大了海蓝色的眼睛。

“你太自大了,小屁孩”

一阵拳风袭来,卡米尔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没有拳头击在脸颊上的疼痛感,额前的碎发被一只温暖的手撩起。卡米尔睁开眼,看见男孩唇角微微上扬。

“那个帽子真丑,以后不许再戴了。”

仿佛一个任性的君王般,他笑着命令道:

“以■■王国皇位继承人■■■■之名命令你,足够了吧。”

就像是被什么力量刻意屏蔽了一般,少年的话语间隙是诡异的寂静,真正重要的信息卡米尔都没有听到。

“什么?”

男孩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然后忽然低头思考了几秒,接着他抬起头,金色眸子中闪着光。

“■■■■,God Rose。”

少年语气轻柔,仿佛初生鸟儿的绒毛一般柔软,带着些许坚定,仿佛将自己最珍爱之物赠予他人一般。

他笑着弯腰,将额头抵在卡米尔额头上①。

 

梦醒了。

卡米尔闭着眼,用右手手背抵住额头。

比梦里的温度要低一些。

 

 

 

雷狮将左臂肘放在餐桌上,过了几秒又换成了右臂肘。他焦躁地挠挠头,似乎在想着话究竟该从何说起。

卡米尔坐在雷狮对面,双手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橘黄色的橙汁不时泛起一丝丝波纹。

此时此刻像极了一周前在他和Rose相遇的那场梦中泛起波纹的雾。

“我知道了。”

卡米尔起身,将那半杯橙汁轻轻放在餐桌上,尽量不发出声音。

然而杯底敲在桌上,终究还是发出了一声脆响,接着杯子沿着一种极不规律的轨迹旋转几圈,侧倒在了餐桌上。

果汁撒了满桌。

卡米尔忽然跑开了,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冲了自己的房间,狠狠地摔上了门,接着反手将它锁上。

雷狮沉默着起身,右手拿起玻璃杯,稳稳地放在桌子上。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几乎是毫无意识地做出了这一切,而现在就算想要挽回局面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知道雷狮想和他谈什么,应该是秋老师想要知道自己最近状态不好老是犯困的原因,所以打电话给了丹尼尔让他问大哥。

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那些梦,连续一周都在做的梦。

卡米尔也曾经上网查过他和Rose的相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他比较倾向于“清醒梦”这种可能。

简单点说——他和Rose的相遇不过是一场由他的意识做导演,由他和那个“Rose”做演员的梦罢了。

他之前还在疑惑为什么每次Rose都会长大一点,原来不过是他自己的意识在作祟——是他自己想看看这个男孩会蜕变成怎样的少年。

想看看这个自己喜欢的人长大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已经没有必要再执着地期盼着了。

卡米尔长出一口气,把托帕洛斯买的安眠药从口袋里掏出来,反反复复地用手指摩挲塑料瓶壁。

可他居然有些舍不得。

那个名叫Rose的男孩,他舍不得。

卡米尔只觉得想笑,他想笑自己居然会像个年幼的孩子一般执着于那些虚幻的东西。

世界上总有些比它们更重要的东西。

晚上,卡米尔服下了安眠药。

合上双眼之前,他的脑海内居然浮现出了那个金黄色身影孤单地站在辽阔草地上苦等着他的景象。

我真是疯了。

他自嘲道,轻轻闭上了眼睛。

 

 

 

已经是没有再看见他的第六天了。

卡米尔打了个哈切,各种概念定律和公式间的缝隙中,这句话忽然从脑海中冒出。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不自觉地去想象Rose会是什么感受,他会不会在无数次的等待无果之后流下眼泪,会不会憎恨自己,会不会感到悲伤,会不会把脸埋在金黄色的围巾里半天不说一句话……

完了。

他是真的完了。

他一把把笔摔在桌子上,愤愤地一扯帽子倒头就睡。

复习个屁。

成绩也好未来也好无论什么东西都好,现在世界上有比他们重要的多的东西。

他比什么都重要。

 

清风吹拂面颊,卡米尔睁开眼,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深绿色,圆月依旧皎洁,那个人依旧躺在不远处。

他轻缓口气,放轻脚步慢慢走向那人身旁。

他好像,长高了不少。

鞋底摩擦草叶的声音听起来悦耳而轻松,呼吸不由自主地加重,仿佛心脏此刻都在欢呼雀跃。

稚嫩的男孩蜕变成了十三岁左右的少年,往日眉宇之间的逼人锐气被好好地收敛起来,金黄色的眼眸还是那样耀眼。

可看着他的眼神却没有了以往的热切。

“你来干什么。”

少年的语气如若冰霜。

 

卡米尔是被雷狮叫醒的。

他的兄长长叹口气,把一杯热牛奶放在桌上,语气温和。

“去床上睡吧,明天中考要有好的精神状态。”

才从刚睡醒的朦胧状态中脱离的弟弟把玻璃杯握在手中,木木地点了点头。

从杯壁上传来的温度有些烫,卡米尔仰头灌下牛奶,目光落在床头的药瓶上。

他扯着唇角露出一个有些凄惨的微笑。

好,好。

我再也不会回去了。

于是少年阖上了海蓝色的眼。

这边夜色正浓。

 

“……白痴”

少年如此说道,手中金色玫瑰破碎为一堆残缺花瓣。

不知到底是在说谁。

马蹄声急促,盔甲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树枝上猫头鹰发出一声嘶鸣。。

于是少年睁开了金黄色的眼。

这边启明星升起。

 

 

 

人群如海浪般扩散开来,卡米尔还站在教学楼下,恍然间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中考结束,他可以确定他发挥得很好,大哥也可以升入凹凸学园的大学,一切都在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吗?

在中考第一天的晚上,他没有吃安眠药。

还是那片草地,还有着一轮圆月。

可他不见了。

真的不见了。

同那片金徽章一起消失掉了,连个可以怀念的东西都不留给他。

风陡然间大了很多,帽子被风吹远,发丝摇晃,红色围巾在风中飘荡。

这边永远是有些冷的夏夜,启明星不会升起。

他的脑海中忽然蹦出这句话。

 

是九月。

这两个月的暑假如同梦一般过去了,快的不可思议。

可是他再也没有遇见过Rose。

卡米尔已经习惯一个人躺在草地上安静地望着月亮了,可是每每望向远方却没有看见那一片金黄时,他的心还是会抽一下。

新的教室有些脏,毕竟有蛮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了,吹一下桌子就有无数尘土飞扬。

丹尼尔早自习反常地来晚了——拜雷狮的碎碎念,卡米尔对这位数学老师的习惯还算熟悉,所以当丹尼尔拿着点名册狂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静的时候他猜到了接下来老丹会说些什么。

“同学们安静一下!让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跳级来的新同学——”

卡米尔的心忽然颤了一下。

“进来吧,嘉德罗斯同学。”

是他。

那个启明星一般耀眼的人。

左脸颊上的黑色五角星刺着卡米尔的眼睛,璀璨如星海的眸中是这个年龄阶段所不该有的成熟淡漠。

嘉德罗斯偏头,望向坐在拐角处的卡米尔。

早安,Rose。

卡米尔做了个口形。

少年眨了眨眼,接着露出一个微笑。

嘉德罗斯将双手压在桌面上,一跃翻过讲台,全然不顾同学们的惊呼和丹尼尔的呵斥,径直走到卡米尔桌前,扯过他的衣领与他额头相抵。

“早安,卡米尔。”

他笑着说。

“我的玫瑰花②。”

 

 

 

  1. 在圣空王国,额头相抵是认可的标志。
  2. 圣空王国的一种习俗,称呼挚爱之人时用所钟爱之物的名讳代替。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