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君与日

很渣很ooc

「君与日」
雷狮
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
正在写作业的他忽然转过头这么问你。
午后的阳光照在他的手上,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划过一道长长的横线。
你摇了摇头,把绷带卷放下,拧开碘伏的盖子,用棉签沾了些抹在他左臂的刀口上。
雷狮,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买褪疤灵了。
对方的胳膊很白,如果不是这密密麻麻的刀疤的话,绝对是一道风景线。
回答我。
在你用纱布把他的胳膊简单裹上的时间里,雷狮又写完了一道题。
你怎么忽然开始写作业了。
你没有理他的话,抬手直接给了他额头一脑崩,默默看着那人忽然一顿,吟了口茶,开始解他的头带。
不出所料,一块淤青刺痛了你的眼睛。你骂了一声操,按着他的肩问他怎么回事。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他又问了一遍。
在我被自己折腾死之前说不定能陪你去一次。
你望向他待着凉薄笑意的紫色双眸,长叹口气。
你吻了他。
唇齿厮磨间,你轻声道:
我想去我的外婆家,和你一起。

卡米尔
傍晚,窗户外夕阳的颜色像极了火焰。
像极了在卫生间门外跳跃着的火焰。
你瞟了眼面前人手中的打火机,目光逐渐转移到他被烧伤的右臂上。
大哥呢。
卡米尔的声音嘶哑,带着一点哭腔。
在商场外面。火不是你放的吧。
他点点头,不是。
那你拿这个想干嘛。回去在荒郊野岭化成一撮灰?还是点燃自己和那群大人同归于尽?
你心头窜上来一股无名火,烧的你想砸东西。
他摇头,目光有些躲闪,似乎是被你带着怒意的话语吓到了。
不是,他说,我只是想抽烟。
抽烟干什么。
不知道,他的语气有点哽咽,就是想抽烟。
总是感觉很不舒服,心里憋的慌……
想死。
你一把抱住了他。
手臂死死揽着他的腰,右手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上。
别挣脱。
你在他耳边轻声说。
你怕什么啊,我一直都在的。
我买蛋糕养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他忽然哭了。

紫堂幻
你对在晚上遇见他有些惊讶,毕竟这个紫堂家的小少爷一向很乖巧,平时天还没黑就回家了。
所以今天显得各位不对劲。
他是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瞎晃悠,你买了两杯奶茶跟在他身后,准备等到他发觉了再和他搭话。
前面的人显然是没有发现你,他左晃右晃,最终拐进了一个昏暗的小巷。
不对劲。
你把嘴里的珍珠嚼碎咽进肚里,放轻脚步一点一点靠近,然后将头探过去。
他此时显得狼狈极了,倚着墙蹲坐下来,脸深深埋进并拢双腿和腹部之间的缝隙。旁边店铺招牌的光零零碎碎地落在他旁边的墙壁上,他孤零零的,好像被全世界所抛弃。
你在他身旁一屁股坐下,抬起左臂揽过他的肩,轻轻地拍着。
你怎么在这。
过了好久他才问道,嗓音带着一点点刚哭过的感觉,委屈的要命。
来给我们的小少爷送奶茶。你回到,把被自己喝了一大半的珍珠奶茶递到他身前,问道:
珍珠奶茶,喝吗?要是不想喝还有红豆的。
他终于肯抬起头来了。
父亲很讨厌我,他吸了一下鼻子,眼睛红红的就像是只兔子。因为我很没用。
你确实挺没用的。
你拍拍他的背,把红豆奶茶塞给他。
因为你除了能牵动我的心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