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金宝是个神奇的金宝

是几百年前的 @你不可能找到我(三天一换名 亲爱的的金all(我记得是金all点文,非常抱歉现在才写

都是段子,写到一半漏气了很崩

金宝是个神奇的金宝


 

  1.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友 金安

从厨房的门里能够隐约瞟见开心的二老和陪着他们的自家男友,虽然傻子都能知道此刻他们相处得很愉快,但安迷修还是止不住的一阵担心。

手起刀落将西红柿切成平均的两半,年芳二二的骑士先生有些心不在焉,手下动作飞快,魂却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年前他们在大学门前相遇,两年半前确定恋情,如今就已经迅速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要知道安迷修他今早叼着牙刷去开门的时候差点被吓死——爸妈正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好像正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似的。

正想回头询问同居人怎么回事,就看见金穿着休闲却得体的衬衫裤子从卧室出来,礼貌地向二老打招呼。

怪不得他昨晚早早就把衣服拿出来,还再三提醒自己明早起床时一定要穿好衣服,感情是老早就策划好了的啊!

“中午吃西红柿炒蛋吗?”

被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使力一偏差点切到手,要不是自家恋人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恐怕真得留个口子。

金有些不满地用额头蹭蹭安迷修的侧脸,踮起脚尖下巴搁进颈窝,像树袋熊一样结结实实地抱紧了安迷修。

“爸妈呢?”

“爸妈正在看电视,所以我想来帮帮你。紫菜蛋汤没问题吧?”

嘴里一副征求他意见的样子,动作已经做起来了。这小家伙,前几天和特地问过他爸妈喜欢吃些什么,看来真的是预谋已久啊。

“呐,安。”金忽然开了口,语气有些小焦虑,“你说爸妈会同意么。”

“不清楚呢。”

“啊……要是娶不到安哥,我会很难过的。”

少年一脸委屈的样子,不住上扬的嘴角却暴露了他满满的资信。

真是幼稚啊,幼稚的太可爱了。

安迷修轻笑一声,在金太阳穴处落下一吻。

虽然会被他吓一跳,但有这么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友,估计是他安迷修修了几辈子的福吧。


2。打得了架撒得了娇的好老公 金雷

“嘶——雷狮你能不能轻一点啊……”

“你还好意思说?”雷狮翻了个白眼,把金转来转去的头按牢在腿上,轻轻用沾了酒精的棉球擦过那人脸上的划伤。“谁让你擅自搀和了!”

被掐住下巴处理伤口,金疼得呲牙咧嘴就差满地扑腾,嘴角拼命朝下撇,衣服委屈巴巴的样子。“可是我又做不到看着你一个人和他们打……要是没搀和现在肯定心疼死。”

雷狮捏着镊子的手一顿,他长叹了口气,把创可贴贴在伤口上,接着用修长的指尖从那人唇角描到唇角,反反复复描着,搞得金心痒痒。

金发的少年抬手抚上恋人面颊,右眼的左边,那颗像紫水晶一样璀璨着星海的眼睛旁的那块淤青实在太突兀,就像是一块绝美白玉上的瑕疵,令人厌恶。

“怎么了?”

那对蔚蓝的眸子忽然眯了起来,青年开口问道,同时撩开恋人额前的发摩挲额头的那块青紫。

“雷狮……”

“嗯?”

“你让我也加入海盗团好不好。”

“怎么,你小子难道也想当小混混啦。算了吧,要是被姐姐知道不得骂死我。”

听到这句话金“咯咯”地笑起来,捏住雷狮下巴的手笑得发软。

啊拉,要知道亲爱的姐姐大人秋至今仍以为自己的弟弟是下面那个呢。但是金简直爱死了腰软的雷狮强撑着和姐姐打招呼时的样子,以及之后和撒娇没什么两样的嗔怒。

“可是我们的学院第五不也是个小混混么。真的,让我加入嘛~~”

雷狮几乎是瞬间笑了出来,这个小家伙撒起娇卖起萌可谓是得心应手,哪怕是个陌生人也没办法拒绝他的请求吧。

他屈起食指刮了刮金的鼻子,接着装出一副正经样子问道:“那么告诉我,你要加入雷狮海盗团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我看上了雷狮海盗团的团长大人,”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侧脸,“他很强大,我也相信他。但是我不想让他受伤,所以想要守在他身边。”

“那么,你愿意为你所爱的团长大人做什么呢?”

雷狮把右手按在金空闲着的左手上,缓缓地十指相扣。

“这个嘛……”

“我愿意陪他厮守一生,永远不让别人伤害他。”

“那么你会伤害他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把金弄得一怔,他扭头,看见雷狮一脸严肃。

“如果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把自己脆弱的无法触碰的心交给你,把自己所有的梦想和情绪都交给你,那么你会伤害他吗,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金本能地察觉到,雷狮正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而自己的回答将告诉雷狮他应该选择什么。

少年忽然笑了,是一个人类所能够体现的极限的温柔。

“我会做他的铠甲。”

他轻轻拽住雷狮的衣领子,眼神询问着能不能吻他。

“……笨蛋。”

在这种时候撒娇什么的,太犯规了。

青年弯腰,吻上少年的唇。

 

3。完全不介意和你浪费时光的男孩 金柠

“安莉洁,这边!”

少年兴奋地挥起手来,拼命压制仍掩饰不了兴奋与得意。

安莉洁,把抓到手的黄色小蝴蝶送上天空,看着恢复自由的小家伙扑腾着翅膀远离。

她刚刚一直不敢回头,她害怕回头就看见那人看眼表然后慌慌张张地道歉离开,边走便回头承诺着下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会再陪她来——金他今天下午两点好像有个签售会,安莉洁知道她不应该这样幼稚,可是如果他走了,她又要独自一人在这片原野里无聊地消遣一天时光。

深一脚浅一脚地踏过雨后湿润泥土,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近,一起逐渐清晰的还有不远处草叶上慵懒伸展双翼的孔雀绿色蝴蝶。

好漂亮,真的好漂亮。

金有些得意地扬起左脚,他将手指抵在微张的两瓣唇之间,示意安莉洁准备好蝴蝶罐子。

将透明罐子拧开一条小缝,安莉洁屏住呼吸,看着金悄无声息地一点点靠近蝴蝶,纵身一跃——

“呸呸呸……安莉洁你看!我抓到了!”

如她所料的纵身一跃,少年甚至脸上都沾了泥土,脏兮兮的却有些可爱。

捧着蝴蝶罐子慢慢靠近,孔雀绿的小美人终于进了罐子,将盖子盖上,结果还抬头就听见金一声惨叫,趴回地上摸索着什么。

估计是手机掉了吧。

要走了吧。

“安莉洁!”

“你要走了……嗯?”

与预料中的不一样,是一枚有点眼熟的蝴蝶发夹。

“还记得吗?那次逛街路过一个首饰店,你看这个发夹看了很久呢!”说着,少年有些歉疚的挠挠头,“就是刚刚掉在地上染了泥……很抱歉……”

“呐,金。”

“嗯?”少年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安莉洁。“怎么了?”

“你不是……下午两点有签售会的吗,不赶紧去的话会迟到吧。”

“哈?你是问这个啊?”金一副“我还以为怎么了”的表情。他长出一口气,正想说什么却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签售会去不去都行的啦。”

“陪你玩够了再说吧。饿吗?我带了便当哦。”


4。过于天真又耍的了坏的小男生 金凯

对面坐着的人眨了眨眼,目光在凯莉的笑脸和手里的糖上转来转去。

“吃啊。”

小魔女用棒棒糖敲敲金的课桌桌面笑得一脸开心,她着实有些期待辣椒味的糖果和天真的金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啊啦,她当然没有告诉他是什么口味的,那样才“惊喜”对不对。

“总感觉你在整我……”

金小声嘀咕了一句,慢慢悠悠地拆开糖纸。

“为什么这个颜色?”

凯莉耸耸肩。

然后自己手里的糖就被抢走了。

看着那人迅速拆糖丢进嘴里,凯莉几乎气得牙痒痒——要知道她只带了两根糖,一根辣椒味一根荔枝味,为了这次整蛊她可准备好久呢,糖果还特意弄成了一模一样的,结果要她自己吃那个魔鬼辣?

“你吃啊。”

金露出一个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的笑,示意凯莉吃自己手里的这根。

“凯莉你为什么不吃啊,难道……你又整我了?”

“本小姐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哼,吃就吃怕你哦。”

深吸一口气,凯莉拧开装着凉开的水杯,怀着英雄就义的悲壮心情,把糖果塞进了嘴里。

……

荔枝味的。

凯莉瞪大了眼睛望向金,对方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右手撑脸又砸吧了一口糖果。

“我说过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5。随随便便就能给你活着的意义 金你

他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你的创可贴是他送的,祛疤灵是他送的,日记本是他送的,袖套是他送的,水杯是他送的,外套是他送的,围巾是他送的……还有好多好多东西都是他送的。

你的自信是他给的,梦想是他给的,希望是他给的,方向是他给的,安全感是他给的……还有好多东西是他给的。

你的初次暗恋是他,初恋是他,梦中情人也好男神也好都是他……还有好多身份的拥有者都是他。

但这些先放在一边,因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他还没有打好领带。

你装出嗔怒的模样,提起略长的裙摆走到他面前,一边说“哎呀你怎么还没好啊”,一边慢慢地把领带理平、系好。

“因为要是自己系好的话,就不能提前看到你化妆的样子了。”

“真好看,亲爱的。”

 


评论(1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