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非数据的爱情

一周两更的勤劳的我

啊对了,这章的写作BGM是妄想感伤代偿联盟

没什么剧情线,很比较崩

以及拜托了我真的想要评论(土下座)




Two.小殿下

说实话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卡米尔心态崩了。

丫的,潜伏几年把这个项目从头跟到尾一点想要的没找着结果还露馅要被杀人灭口,你他妈遇到这件事心态不崩啊!

总而言之,先把手里的咖啡喝完再说。

“所以说,主任找的我?”

“不是,我再说一遍,174找的你。”

“Lemon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好玩么。”

凯莉气得想把面前还在悠闲喝咖啡的人给活剥了。

“老娘最后重复一遍,174号,就今天凌晨才醒那个,他要找你。”

她双手撑着快要合上的电梯门,一副你再不信老娘把你扒光了丢去给一帮大汉轮的表情。

卡米尔捏扁了手里的纸杯。

好吧,他信了,不管这次凯莉到底骗没骗他他都信了。

反面证明他大概摊上事了。

从卡米尔手里抽走另一个还完好干净的纸杯,凯莉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咖啡,再给卡米尔表演了一个男子力Max的一口闷。

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吧。

电梯门旁白色的数字变换得很快,从1到负4楼几乎是一眨眼的事。

“不要攥衣角,”凯莉扭过头,将嘴贴近他的耳朵,从监控里看就像是一对闹别扭了想要哄哄对方的小情侣,“太容易露馅了,军师先生。”

“你也不要咬糖棍,魔女小姐,”他按了一下按钮让电梯门先关上,接着小声回道:“带枪了吗。”

“没有,在办公室。”

“你去拿实验报告册,顺便把枪拿来。”

说完他按下开门键,头也不回地朝右边去了,凯莉愣愣地看着他,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只能骂一声操,赶紧回自己办公室拿枪。

 

到观察室门口的时候卡米尔还是有点小紧张,内心估算了一下几年没动手打过人一直在搞研究的自己对上可能杀过人的壮汉胜算大概是多大。

百分之三十,可能要再多一点。

如果是几个估计就嗝屁了。

卡米尔把手缓缓摁在门把上,将全身肌肉调整到蓄势待发的状态,然后一脚踹开了门。

里面三个人被他这一脚吓得一愣一愣的,主任差点把报告册摔地上。

哦这可真他妈尬。

“主任您好,对不起我刚刚有点事来晚了。”

卡米尔若无其事的鞠躬道歉,把咖啡壶随手放在观察室中间的桌子上,假装没有看见他的一位同事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自顾自地倒了一杯咖啡。

不是这钢化玻璃上的裂纹是怎么回事,哪来的。

卡米尔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啊雷鸣你来了啊,”主任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想必叫你来的原因你也知道了……”

“主任,这裂纹,174打的是吧。”

卡米尔扭头看向主任,瞅了瞅他的表情答案便已经了然于心。

这个174,真的不是一点半点的暴力啊。

一簇黄色的东西忽然出现在窗户一角,接着是一晃而过的黑色小星星,然后是一张带着笑意的面庞。

卡米尔。174做了个口型。

卡米尔差点又把咖啡摔地上。

174号倒是对他一瞬间的失态饶有兴致,挑衅地扬眉,甚至孩子气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小屁孩子。”

卡米尔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这句话的。

 

“所以说,你叫我来做什么。”

“想你了。”

卡米尔“咔吧”一下把棒棒糖咬成两半,瞅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小屁孩恨不得把他生吞了。

妈的。

卡米尔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实验体,174怎么高这么多,还皮这么多。

他太特别了。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眼睛一模一样的年龄,这家伙的性格怎么就这么恶劣,和他大哥都有的一拼。

啊,该死。卡米尔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埋的情感此刻完全藏不住。

174把糖果在舌尖转了一圈,右手撑着侧脸,抬头就看见了卡米尔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莫名其妙的,好像很悲伤的样子。

于是他一把捏住了卡米尔的下巴,还稍微使了点劲。

卡米尔回过神来的时候冲他翻了个白眼,鼻间一声短促的闷哼,挣开他的手扭头不去看那个小屁孩。

啊拉啊拉,虽然长大了,生气的时候还是这么幼稚啊。

金发的人勾起一个微笑。他起立站直,躬身将卡米尔笼在自己的怀里,用唇触了触他的唇角。

带着一点点葡萄味糖果的甜味。

卡米尔被174的动作吓得一顿,差点来个过肩摔把身后的人抡地上。

“我说,”卡米尔抬手扯住174的衣领,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轻声问道:“你他妈认识我吗,还搞得这么亲密。”

回答他的是在耳边响起的声音。

“当然了。”

他笑了笑。

“我们可是恋人啊,卡米尔。”

 

在观察室乖巧记录的凯莉小姐表示她借着微型通讯器成功监听了全过程。

然后差点被咖啡呛死。

在漫长的三秒之后,凯莉已经成功地脑补出了以前世情缘、一见钟情为主题的十万字年下虐文《霸道实验体和他的娇蛮监管人》。卡米尔对174的爱称要叫什么呢……小殿下?

开个玩笑,我可去您妈的吧。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有三个问题:一,这个174究竟是怎么认识卡米尔的,甚至还熟悉到知道他的真名;二,他为什么自称卡米尔的恋人;三,要怎么把卡米尔救出来。

这可真是令人脑阔疼。

魔女小姐煞有其事地在实验报告册上画了个爱心,然后示意卡米尔可以出来了。

于是她见证了豹的速度和熊的力量,卡米尔关门的声音怕不是要把人耳膜震破。

卡米尔缓慢地放松,把背倚在锁好的实验室门上,右手抬起挡住脸颊却依旧掩不住那抹鲜明的红。

“啊对了,”

他在自己耳边轻轻的吐气,声音被刻意的压低到最有磁性的程度,湿暖的气息打在他颈脖处,就仿佛触碰的是柔软的天鹅绒。

“你的味道真棒。”

该死的。卡米尔抿了抿唇。他真的被撩到了。

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一声轻笑。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里卡米尔都“仿佛ooc了一样”心不在焉。

你凯爷说的,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帮卡米尔把从嘴里滑脱掉在地上的棒棒糖丢进垃圾桶里了。她恨恨地用仅剩下的一根把卡米尔的脑勺顶敲得“咚咚”响,那人被扰的烦了一把薅走糖果,却连包装纸都没拆就塞进了嘴里。

完了,这孩子真的傻了。

凯莉慈爱地摸了摸卡米尔的头。

卡米尔有些无力地把脸埋进臂弯,歪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柠檬,陪我去天台抽根烟。”

还叼着糖果的魔女小姐忽然一愣,接着长叹了口气,用刚刚插进白大褂口袋里的手再次狠狠揉了一把卡米尔的头,直接把它揉成了鸡窝。

“嗯。”

 

天台上的风有些大,卡米尔刚理的柔柔顺顺的发又被大风吹成了狮子头,这时候他才拽着自己已经及肩的黑色发丝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剪头了。

凯莉的步伐比他快的多,卡米尔还扯着头发犹豫的时候她就已经到了天台护栏的边缘,身体前倾趴在栏杆上向下看,白大褂飘呀飘,乍一看竟会有几分像天使的翅膀。

“这是27楼,你可别跳下去。”

“原话奉还。”

卡米尔从烟盒里抖了根烟出来,火机冒出的火苗耀眼却只有一瞬。四年的时间,卡米尔几乎变成了一个老烟枪——所幸他一般靠吃糖压烟瘾,不然连续熬夜加上不间断的烟他真得把自己搞死。

当然,不只他一个人。

他走到栅栏边的时候凯莉直接从他口袋里顺走了烟盒和火机,万分熟练地点火抽烟。

她抽起烟来比他大哥还要凶一点,卡米尔依稀能记得某一天凯莉硬生生抽光了一盒,全天什么话都不说就嘴里叼根烟发呆,快要烫到甚至已经烫到嘴唇了才如梦方醒,接着捻掉换另一根继续抽。

跟疯了一样。

天色老早黑了,但是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灯光一盏一盏亮起,在黑色的底布上织起耀眼的画,亮光闪闪却显得廉价,就像是孩子们玩耍时涂抹在身上的闪粉。

可能还会更廉价点,因为它们对卡米尔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闪粉他好歹也曾经抹在自己身上过,但这些灯除了晃他的眼没有任何作用。

“喂星月魔女,今天没有星星啊。”

凯莉“呼”地吐了口烟,把香烟夹在指缝里,直到白雾散尽才回答卡米尔的尬聊。

“因为星星是黑色的,月亮也是。”

“他的脸上有颗黑色的星星。”

“谁,你说小殿下吗。”

在折腾防火墙的时候凯莉向他安利了“小殿下”这个称呼,虽然有点羞耻但是迷之契合。

“嗯。”

卡米尔屈肘枕着胳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凯莉仿佛嗅到了什么八卦气息,扭头用食指去戳他的肩,调笑着问道。

“他真是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找的?”

“您老可别瞎掺和了,”卡米尔没好气的回嘴,“鬼知道那家伙会忽然说出来这种话,真是奇了怪了。”

“‘如果掌控不了就远远避开’,这是我那时候的准则。”

“你也没遵循不是吗。”

“现在后悔了,在遇见那家伙之前的我聪明的要命,真应该离她远远的。”

“爱情使人盲目。”

“所以今天在实验室你瞎了是么。”

哦shit,他永远说不过这个可怕的女人。

当唇间烟烧到一半的时候,对话终于又开始了。

“柠檬,你相信前世情缘这种说法么。”

“稍微信那么一点点,有个算命的说我和她永世都是且只是宿敌,前世却违抗神命在一起,今生唯有受尽磨难才有相守一生的可能。”

“也就是说你信咯。”

“嗯,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有些疲惫地合拢双眼,晚风终于柔和一点了,烟草味道掺杂在干燥的空气中,再随着呼吸缓缓进入腹腔。

“我觉得他很熟悉,不是样貌而是性格,仿佛真的前世曾经相遇过。”

“他的性格和你哥有点像。难到你是兄控吗。”

“确实有点像吧……但是可能对生人更严酷一点,大哥起码还有和陌生人开玩笑的兴致。”

“我不反对你谈恋爱,和小殿下也行反正不关我事。但是,卡米尔,记住我们为什么要花费四年时光。”

还记得卡米尔说过什么吗,他喜欢这个性格,但是不代表他能接受。

“还不是因为那两个混蛋——”

 

“什么混蛋?”

 

那个声音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应该为零,却在那个瞬间飙升成了100%。

卡米尔几乎是瞬间就回过了头,174双手抱臂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楼梯门前,比卡米尔还要长一点的金黄色发在光照下仿佛闪着光。

凯莉啐了一口,还剩一小半的香烟被丢在地上碾灭。

“你来干什么。还有,怎么上来的。”

“无聊而已。”

“那群‘没用’的实验人员呢?小殿下?”

凯莉嗤笑一声,心中却警铃大作。她从自己的实验服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似乎比从卡米尔兜里顺走的那一包还要贵一点——重新点了一根,像个混世的大姐大一样双手插兜,愣是把拘谨的实验服穿出了玩世不恭的风格。

对面的174只是翻了个白眼,他的语气比凯莉想象的还要更冷,就像是天台上骤然又刮起的大风,毫不留情地刮起她的衣摆,卷走才产生的一点暖意。

带着令人震颤的王的威严,少年说道:

“与你何干。”

“jia……”

同时响起的是卡米尔颤抖而带着疑惑的声音,很轻,包含的感情过于复杂,竟有些不像是出自果断的军师之口。

174忽然笑了,让人莫名其妙想起胜券在握的君王,勃发的气势就像锋利的刀片。

凯莉几乎是暗骂了一声把卡米尔护在身后,面前这个人太可怕了。她不能确定174到底对他们有没有敌意,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他愿意,自己和卡米尔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亲爱的小殿下对凯莉这个“护崽子”的动作相当不满。

“凯莉,”卡米尔附在她耳边道:“最好别激怒他。”

“让我来吧。”

“你疯了吗!?”

卡米尔怕不是脑子真的有毛病了。

“我又不是真的文弱书生,”卡米尔勾唇笑了笑,海蓝色的眼微微眯起,“老被你护着也太不像话了。”

“亲爱的,我毕竟不是她,而且就算是她也不需要你一直捧在手里呵护。”

几分钟过去,最后凯莉还是叹了口气,松开了牢牢揽着他胳膊的手。

 

说一句很不合时宜的话,174虽然有着少年的身子,心智绝对还是9岁的小屁孩。

至于为什么是九岁而不是更小……管他娘的呢,他说几岁就是几岁。

174扑进卡米尔怀里的动作实在太幼稚了,不像十几岁的孩子还给自己留条退路,他的动作相当决绝,好像完全不怕卡米尔会忽然后退放任他摔倒在地。

但是如果有一个人如此的信任你,你一定也不会去辜负他的期望吧。

看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卡米尔竟然不自觉上前几步,毫无芥蒂地被那人扑个满怀还差点坐倒在地。腰被一双手紧紧箍住了,174用劲之大几乎要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来。

没好气的用指尖绕着那人的发,卡米尔不自觉地伸手揽着少年的颈脖,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倒也不算太别扭。174趴在他胸前嗅着什么,手指不自觉绞紧了背后的衣物。

该问什么还是要问。

“所以说,你究竟要做什么。”

“……你低头我就告诉你。”

真的是个小孩子啊。卡米尔轻笑一声,还真的就弯了腰。

正聚精会神想要聆听少年的话语,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瞬间就软了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174也跟着跪了下来,在凯莉打开保险的那一刻放过了卡米尔可怜的左肩。

小殿下伸手环住卡米尔的后脑,让他的太阳穴抵着自己的太阳穴,脉动一突一突地彼此传递着,174低头,轻轻用舌舐舔出血的伤口;同时他抬眼恶狠狠地瞪着凯莉,就像是进食中的豹驱逐试图分一杯羹的豺狼。

凯莉虽然是豺狼,不过对卡米尔没有那方面的兴趣。可那对宛若食物链顶端王者的眼神仍然震慑了她,她握着枪的手竟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这可能也是因为魔女小姐已经有四年没再碰过手枪,该死的早知道就找时间练练手了。

现在卡米尔的左肩还是疼的要命,被强硬地禁锢住头部着实让他有些不舒服。两个不好惹的对着刚他没心思也没能力把他俩分开,风灌进他的衣领,逼得他打了个冷战。

反正也挣脱不了,干脆换个舒服的姿势吧……

男生用下巴蹭了蹭少年的肩,左蹭右蹭之后把下巴卡在少年柔软的肩窝里,双手松松环住他的腰,闭上眼睛就开始补眠。

然后174扭头,也蹭了蹭他的脸颊。

少年的脸还有些婴儿肥,与他的面颊摩擦带来不可思议的柔软触觉,发梢戳弄着卡米尔的颈脖,很痒但是并不讨厌,反而带来一种幸福感。

凯莉竟有些瞎了眼。

心情不好的星月魔女恨恨地用枪托砸了卡米尔的脑袋,才砸了一下就被174一把夺走,这个小祖宗倒也一是副不想打架的样子,把枪朝旁边一丢就不问事了,迅速伸手重新揽紧那人的腰。

“所以说,”凯莉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你到底是谁,你想怎样。”

“我对你和你们的目标都没兴趣,我只对他感兴趣。”

少年冷哼一声,眼神是赤裸裸的不屑。

“嘉德罗斯。”

“Lemon,你抱着的那位是雷鸣。明白?”

“……这个不重要。”

太阳穴又开始突突地狂跳,语气里的嘲讽就算是个傻子都能辨出来。要不是动手不一定打得过,凯莉几乎想现在就开枪把这个狂妄的自大狂给毙了。

“我说你这么挑衅有意思么。”

“我可没这个兴致,星月魔女,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日你妈。”

嘉德罗斯非常成功的逼出了凯莉小姐的粗口。他似乎被她的窘态逗笑了,别过头发出一声带着笑意的“哼”。

卡米尔脸背对着他们倒笑得一脸灿烂,向来骂人不带脏字的凯莉这般狼狈的样子可太少见了,要知道就连雷狮还在的时候都没能把她逼到这种境地,结果却被嘉德罗斯三两句撂倒。

啊算了,不说了。卡米尔把自己的下巴又朝前蹭了蹭,心安理得的装睡。毕竟自己连招都没过,一见面就被他撩晕了。

少年的拥抱真的很温暖,卡米尔总算明白为什么在以前那段日子里凯莉总喜欢找安莉洁要抱抱了。就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冷的,那个人的拥抱也是热的。胸膛贴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悲伤也好绝望也好全部忽略掉,只要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就会很幸福。

啊拉啊拉,被他影响的心智回到幼稚天真的16岁了呢。

“但是,凯莉。”

嘉德罗斯他忽然开口了。

“我想我挺高兴能再……能遇见你的。”末了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很认真的的加了一句:“你很有趣。”

凯莉挑了挑眉,好像抓到了对方的什么把柄似的忽然笑了。

“那……”

“但你没有卡米尔香。”

魔女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卡米尔,下次糖自己买,没的商量。”


评论(1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