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小段子

OOC,不是很好玩,不是很有趣,肥肠意识流

于是我tm爬到了雷卡的墙头上并在犹豫要不要下去



站在通往天堂的门前,伟大的神明对我说:

“已经没有什么遗忘的了吧。”

已经没有什么遗忘的了吧

我这么对自己说

可是心脏似乎忽然揪紧了,好像是在反驳我所说的话

我遗忘了什么吗?

我想我遗忘了什么

不然为什么总是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通往天堂的门打开了,神明看着我,无声地催促着我

可是我想我遗忘了什么


于是我转过身猛跑起来,向着感觉应该是正确的的方向

神明发出愤怒的吼声,它要我转身,它要我去往天堂

可是我想我遗忘了什么,我应该遗忘了什么

巨大的鸟儿从通往天堂的门中飞出来,念着悼词。他们羽毛顶端拂过我的头顶,我始终被他们的阴影笼罩着

它们要我转身,它们要我去往天堂


前方出现了三条相互隔绝开来的道路,一条通向我想去的地方,两条通往天堂

一条是青色,一条是紫色,一条是橙色

要走那一条呢

鸟儿们祷念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就像是虔诚的信徒在朗读着圣经

我选择了紫色的那一条,他最蜿蜒,路上的荆棘最多,在不远处的天空可以看得见乌云和闪电

可我认为他是正确的


神的怒吼声又近了,我知道我是对的

身后踏过的土地寸寸崩裂,尘土弥漫将我淹没,裂纹蔓延的速度比我还快,我能做到的只有踏着掉落的碎石块继续向前奔跑

我想我遗忘了什么,我应该遗忘了什么

我一定遗忘了什么


路弯弯曲曲的,我沿着他奔跑,慢慢的已不知身处何方

神和鸟儿都在身后的不远处,他们好像因什么而恐惧着,不敢前进却又不甘后退

我一定遗忘了什么

我一定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不然为什么我会为了这个东西拼命跑得飞快

那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当我跑到路的尽头的时候,神和大鸟已经看不见了,而在路的尽头的,是一座坟墓

我站在坟墓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倚着十字架半蹲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个男人,藻蓝色短发紫眼睛,绑着头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

我看着他弯腰把玫瑰花放在坟墓前,接着直起腰来望向我——虽然他应该看不见我,但我老是觉得他望向了我——然后又低头去看墓碑上的名字,笑得很温柔,又很哀伤

为什么要给一个死人送玫瑰花?死去的难道是他的爱人么?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看到他就会莫名其妙的感到心安

我遗忘了的又是什么

但是管他呢,呆在他旁边慢慢想好了




———————————————————————————————

“大哥,少喝点酒,伤胃。”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