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还是瞎几把写的

忽然搜了搜双卡然后被安利了
ooc,文笔渣注意
cp为雷鸣and卡米尔,有一点点的乔伊(旧设埃米)and埃米倾向
蛋糕是我买的

那是一个阴沉的雨天。
卡米尔正宅在家里佛系,遥控器以一秒一下的频率被狠狠按着,电影换了一个又一个,综艺也换了一个又一个。
好无聊。
遥控器被一把摔在沙发上。
然后阳台的玻璃窗被敲响了。
卡米尔几乎是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爬起来,去踩拖鞋的时候脚底一滑差点摔了个狗吃屎,要不是卡米尔眼疾手快用手一撑估计真要一头栽进垃圾桶里。
“喂你小心点啊!长点眼行不行!”
玻璃窗被狠狠踹了一脚,对面的人几乎是呲牙咧嘴地趴在玻璃上冲他大喊,在玻璃上留下了一层圆圆的雾气。
卡米尔利落地爬起来,然后冲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竖了个中指。
“雷鸣信不信我把你锁外头吹风。”
雷鸣饶有兴致地挑挑眉,看着卡米尔扳开窗卡,然后踮脚伏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信不信我把你干到起不了床。”
“那你也别想起了。”
他扯过和自己一般高的恋人接了个法式深吻,刚刚吃过一半的淡奶蛋糕的味道扩散在两个人的口腔里。
卡米尔细细舔过雷鸣的上颚,双手举起捧住他的脸颊,舌尖缓缓刮过对方敏感的口腔。一点点混着葡萄香的巧克力味道混杂在津液里被卡米尔用舌一裹带回自己口中。
乖乖巧巧被压制了半天的雷鸣有些生气了,他抬手按住卡米尔肩膀,迅速转身把对方抵在墙上,看着卡米尔慢悠悠地伸出舌尖舔过嘴唇,声音有些沙哑。
“我们多久没做过了,嗯?”
“从上一次被大哥抓包到现在有两个月了。”
“可我也没见他们两消停过,布伦达不还是隔三差五朝你们家跑。”
卡米尔轻轻允了允雷鸣的唇。
“怎么上来的?不要告诉我你真是爬水管上来的。”
“隔壁放进来的。”
“巧克力也是隔壁乔伊给的?”
察觉到恋人语气里冒出的酸意,雷鸣不易察觉地笑了笑。
他就喜欢看卡米尔为他吃醋,就像卡米尔喜欢看他之后的讨好一样。
“埃米的蛋糕你不是也吃了吗,嗯?”
“给你一个下午,大哥和布伦达在学校。”
卡米尔扯了扯领口,露出明显的锁骨。
“讨好我。”
雷鸣邪气地笑了笑。
“有时候你和雷狮真的很像。”
“不过,遵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