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烂小段子

你们猜和非数据的爱情线有没有关系「smile」?

会因为害怕而不肯伤害别人什么的,不可能。
“所以你不会感到孤单喽。”他这么问道。
男孩没有回答。
青年点了根烟,天台的风把混着烟草气息的尘埃从栏杆一头吹到另外一头,将来男孩整个半身笼住。
“对了,”想起自己研究人员身份的青年问道,“你有想过给自己取个名字吗。”
God Rose.CM.0175。男孩回道。
或许还少了CM?瞥见青年欲言又止的表情,男孩试探着问道。
“这是编号,是别人赋予你的。”青年笑道,接着又狠狠吸了一口,烟头处的火星闪了又灭掉,只剩下一缕烟稍纵即逝。他又说道:“而且这个缩写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象一下吧,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你会希望那个人怎么呼唤你。”
男孩把目光从青年脸上移开,脑海中闪过几个可以用来做例子的名字。
King,金;Grey,格瑞;Kelly,凯莉;Ray,雷狮;Anmicius,安迷修;还有眼前人的名字:Camille,卡米尔。
他又把那个编号在舌尖上滚了滚,把它撕碎了咽下肚里,再把它拼合成另外一种模样。
按照音译,God,嘉德,那么Rose就是罗斯。
“嘉德……罗斯……”
男孩用轻轻的声音说道,混在烟草尘埃里,飞向不知名的地方。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