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战争三十题后两题

29、不期而至的死亡
就在安德以为他们可以好好思量一下未来的日子的时候,豆子病倒了。
“安德,你怕死吗。”
安德点点头,又使了些力,把豆子的手紧紧握住。躺在病床上的人笑了笑,苍白的脸泛不起哪怕一丝红润。
“是吗,你也怕啊。”
少年的语气坦然,好像已经预料到了未来,并接受了自己必然的结局。
“不过,我好像终究逃不开了。”
“不会的豆子,不会的……”你从死神手下逃脱了这么多次,这一次也一定可以……
豆子似乎猜到了安德想说什么,他摇摇头,对安德说:“安德,我们没办法对抗命运。”
我们没办法对抗命运,是的,我们无能为力。

豆子的葬礼比想象的来的要快,人们来来往往,他一个人站在豆子的墓碑前,沉默地抽着烟。
在队里的时候有禁令,不允许抽烟,但在战争中后期总部那些家伙也管不着什么了。开始时他曾经和豆子一起没收过一批烟,但没什么作用,大家还是在玩命地抽。后来他们俩也抽起来了,被呛得要死,却得到一种轻松感。
就像是隔着死神的镰刀仍能亲吻爱人,轻吻美好的生命。

30、回家
战争之后大家都回家了,安德也是。
虽然他都不知道他的家在哪。
漂泊几周,他最后在埋葬豆子的墓园附近租了间房子。房东是个和蔼的老太太,每天去给自己花园里的花浇水,剩下的时间读书,做甜点,过得很悠闲自在。
他在附近的邮局找了份工作,或许不是很适合他这种军官出身的,但他依旧做的很出色。闲暇的时间他会坐在窗边喝茶,可以望见豆子的墓碑和他每天上午摆在墓碑前的花。
过去几年了,他此刻居然能柔软地微笑起来。
是啊,他们都爱的太有分寸了,就连面对离别都坦然自若。
但时间都无法否认的是,他们始终相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