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雷狮生贺

D鱼:

  ●帮D哥发的,她被禁手机了。 @孤雁不远飞
  ●有点意识流,就是雷狮成为神使后的一个梦。
  ●角色死亡有提及。
  ●有一点嘉卡成分。
  ● 看不懂的话可以在评论里说下,我会回答一下,如果我能回答上来的话。


  
  ↓↓↓


  
  雷狮喝干瓶里最后一口啤酒,摊在沙发上随手一丢,空瓶在垃圾桶的桶沿上转了一圈,稳稳的横在了上面。
  雷狮“啧”了一声,打开面前茶几上的另外一瓶,一口一口地灌下去。
  今天是4月10日,没记错的话,是他的生日。
  如果没有那些破事的话。现在船形蛋糕的蜡烛应该已经点燃了。卡米尔会一丝不苟地端着盘子等他许愿吹蜡烛,佩利会因为玩打火机而差点点着自己的头发,帕洛斯会拎着两袋烤串推开门,带起的风引得烛焰摇晃,仿佛在跳跃一般。
  卡米尔今天有考试,而且刚刚给他发消息说被老师强行留下来批改试卷了,可能要晚点回来;佩利因为被年级主任丹尼尔抓住打架被罚打扫整个教学楼的走廊,估计不到八九点回不来;帕洛斯也是难得忙碌了一次,他被他的导师揪去实验室了,最近出不来。
  雷狮不是没有想过找点别的乐子——比如和傻逼骑士打一架,但那人倒是一本正经的回复说不了,他有点重要的急事要办。剩下的前三他都不熟,所以排除。
  我们的雷日天船长忽然无事可做了。
  “咚咚”
  门被敲响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雷狮慵懒地将右腿搭到左腿上,决定不去搭理它。藻蓝色短发的少年向后仰头,窗外的夜空是墨色的,星星绽放着耀眼的光。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刻意压低的人声,脚步声有些纷杂。
  哟,这还来了不少人啊。
  你雷爷爷正好愁着没乐子呢。
  双手按着柔软的沙发面起身站直,雷狮紧了紧额上的发带,踢踏着脱鞋过去开门。
  一团彩带直直撞在雷师脸上,搞得雷狮愣了几秒,只看见整个楼道里都挤满了人,站在门前的是说自己“有急事”的安迷修,呆毛一抖一抖的,脸上还露出傻不拉唧的笑容。
  “来各位,一,二,三——”
  “雷狮生日快乐!”
  又几团彩带在雷狮脸上炸开,站在上层楼梯上的卡米尔看了看站在人群中快要被挤成肉饼的金,默默地伸长胳膊把手里的蛋糕递给了安迷修。
  安迷修硬生生退后一步,空出位置来端蛋糕,后面的十几个人齐齐发出一声哀嚎,站在上楼楼梯口的嘉德罗斯当机立断向上迈了一级,叼着汉堡在卡米尔身旁坐下了。
  “咳,恶党,上周末我们一起做了蛋糕,这是我和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的,可能有点丑...如果你不想吃这个,饭店里还有几个蛋糕。”
  那是一艘船,很漂亮的木质帆船,似乎是可可混了一些淡奶油抹在蛋糕芯上,船底还刻意抹了一些白色奶油作为浪花上的白沫。
  雷狮记得几个月前安迷修陪他打完架,搀扶着他去医院包扎的时候,在路边甜品店橱柜里看到过这种蛋糕,然后他随口说了一句“这个蛋糕挺好看的”
  不对,应该更早。
  恶党你居然这么幼稚啊。
  你不也喜欢马吗。
  
  他看见一艘残破不堪的深红色的船在漆黑太空中漂浮着,四周环绕着一圈短缺艳丽的暗红色圆环。
  血。
  血血血血血——
  
  “好啦各位,该插蜡烛了。”秋说。
  五颜六色的蜡烛被插在五个基本只剩半块的蛋糕上,打火机点燃,烛光摇曳。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蛋糕,眉眼弯弯。
  “在你吹蜡烛之前,让我们先说生日快乐吧。”
  “恶党?”是安迷修的声音。
  雷斯迅速晃晃脑袋,以便他回过神来。
  睁开眼,正好看见卡米尔关切的面庞——如果他没有看见依旧准确戳向蛋糕上的巧克力的叉子的话,那就相当关切了。
  雷狮摇了摇头,接着拿起叉子叉走了安迷修盘内蛋糕上的巧克力。
  “恶党你...算了。”
  好脾气的骑士翻了个白眼,恨恨地用叉子刮掉一层浅浅的巧克力淡奶,塞进嘴里细细地品尝着。
  
  
  
  
  
  
  
  “恶党,生日快乐。”
  作为骑士,战死是荣耀。
  
  “大哥,生日快乐。”
  大哥,你快走!走啊!
  
  “老大生日快乐!”
  再来!!
  
  “雷狮老大生日快乐。”
  我要死了,你信么。
  
  “雷狮海盗!”
  “老姐...咳,雷狮,生日快乐。”
  好啦衰外,照顾好自己,姐姐走了。
  老姐,我来陪你啦,等等我。
  
  “哼。”
  真正的王永远不会轻易认输!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祖玛,草莓给你!”
  好怀念故乡的风啊...
  不疼啊...为什么不疼啊...
  
  “雷狮生日快乐!格瑞——!”
  “笨蛋,蛋糕弄到脸上了”
  “好啦金你别闹了,再不来本小姐就把蛋糕吃点喽~”
  “金,那个是装饰品不能吃啊!”
  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我的朋友!
  金!!
  今天晚上没有星星啊...再也看不见了...
  像我这样渺小的人,能保护你们真是太好了呢。
  
  “雷狮同学生日快乐,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用因为翘课而受罚,写一千字检讨明天交给我唔唔唔...”
  “丹尼尔,快吃蛋糕啦,雷狮同学你不用理他,开心是最重要的。”
  代行神旨。
  金,姐姐在这呢。
  
  
  
  
  
  
  
  藻蓝色短发的少年忽然笑了,带着些许心酸,他抬起右手盖在双眼上。
  卡米尔正欲上前,却被安迷修抬手拦下来?他有些疑惑地望向少年,才发现翠绿色的瞳中是满溢出来的留恋。
  “再见。”
  他轻声说。
  卡米尔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嘴角却在不断下垂。
  “再见,大哥。”
  
  “再见。”他们说。
  
  
  
  
  
  
  
  
  一切犹如旧漆从墙体上剥落一般破碎消失,无边的黑暗成了世界的底色。
  少年站起,白衣无风自扬,破旧的发带飘荡,额处的金黄色星星有些褪色,头顶的圆环缓缓转动着。环中的星星白得发亮。
  雷狮抬手,纯白的能量从掌心涌出,在空中缓缓凝成一艘小小的帆船。
  “再见。”
  少年轻声道。

评论(1)

热度(10)

  1. 雁肉火锅Down326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