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所以说雷狮的头巾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小时爆手速产物
特别难吃,ooc,文笔渣,神一般的设定,语序混乱和各种词不达意
这个女人说我产粮比她少 @沽酒 ,于是我爆一波手速
算是道歉吧,最近心情不好而且快要考试了没时间写文也没时间看文,所以没有看她的文(没有问她吃不吃布安或者雷安如果不吃直接屏蔽吧)
最近真的状态很不好
主布安,副雷安,谢谢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谢谢



OK?
Go!→





今天的我依旧在偷窥凹凸世界的参赛者们。
啊不对,这不叫偷窥,这是监视!为了个个世界稳定和谐必要的工作!是作为预备平衡者所必须的试炼!
实在受不了了,我必须得去问问师傅凹凸世界里那个雷狮的发带到底是哪来的。
那个发带是真的幼稚,给我我都不会绑。
于是我踩着我的剑飞去了师傅那。
师傅真是个神经病,每次办公一定要飞到监督塔最顶端,还说什么这是工作需要,鬼信啊!明明每次都睡着了好不好!
哈,师傅果然再睡,看我不……唉等等……
这不是沟通者吗!他怎么会在这?!
沟通者,顾名思义是沟通个个世界的人,和平衡者是同等级别的存在,负责在世界与世界的缝隙中寻找新新诞生的世界,并与那个世界的创世神沟通,使那个世界成为可以被平衡者监视的世界。
现任的沟通者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和我师傅关系挺好,所以我和他也算熟识。
“……沟通者?”
他睡着了,头上的呆毛伴随呼吸一抖一抖的,有点可爱。
然后我猛地被一只手拉住向下坠去。
“不要打扰他。”
哦豁,师傅。
我就这么被师傅拉着向塔底坠去,师傅的头巾“啪啪”打在我脸上,生疼。
对了,我师傅绑着一个头巾,和那个雷狮的头巾差不多,但是在星星旁边有一个“JIA”。
据说是沟通者在去凹凸世界之后写的。
等我从思绪中挣脱时,师傅已经轻巧地落地,而我摔了个狗啃泥。
靠。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作为你没有尖叫吵醒他的回报,我会告诉你答案。”
开门见山,我师傅这点就很棒。
如果没有拿着他的锤子一边敲我头一边说就更好了。

雷狮是什么时候得到那个头巾的呢?
在出逃前一年,他还在王宫的时候。
那天,他避开侍卫偷跑出去玩,然后在一个小巷子里被一群小混混堵了。
他没有穿作为皇子的披肩,也没有被人认出。但是耳朵上那个镶钻的耳夹被盯上了。
他不可能把那个耳夹给他们。
——那是他母亲给他留下的唯一遗物。
作为结果——他被打了,然后耳夹被抢了。
接着,他被一个人救了,以骑士的身份。
是一个男人,他把那群混混全部打趴下,把耳环还给了他。
他的声音现在雷狮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人的声音像风一样。
像自由自在的风一样动听。
他帮雷狮处理了伤口,最后还送给了他一条头巾。
对,就是现在戴着的那个。
他说,看见你,我总会想起一个故人,和你很像。
我相信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自由的,三皇子殿下。
那个有着翡翠般美丽瞳子的人坏笑着说。
然后——
再次醒来时,他躺着自己的床上,旁边是卡米尔。
他忘了,所有的后续。

“哈?忘了?这么随意?”
我几乎下巴都要掉了。
“这是肯定的啊,那个人能够让他留下那么多记忆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是不同时间线的人。”
师傅打了个呵欠。
“布伦达。”
“啊,安迷修你醒了啊。”
沟通者从天而降,轻轻从背后拥住我师傅。
哇哇哇没眼看没眼看。
本着小辈对长辈的尊重,我规规矩矩地说道:
“沟通者大人好。”
然后又被师傅锤了。
“叫师母。”
“师母好。”
于是我看见沟通者大人——不对师母轻咳一声,抬眸望向我。
然后扑进了师傅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女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XM,我干了什么吗?我是女孩子怎么了吗?!师母你的沉默寡言扑克脸去哪了?
师傅揉了揉师母的头,说。
“安迷修,你喊一句老公我就让她回去。”
天杀的,我真的听见了师母喊了。
啊滚了滚了滚了,没眼看没眼看。
我迅速御剑——说起来御剑也是师母教我的来着——回到屏幕前偷窥——阿不监视凹凸世界,结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雷狮他,亲了一个叫安迷修的人。
我又被拍了一脸狗粮。

这年头,单身狗活的真艰辛。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