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So you and me》

呵,我怕不是要凉
文笔渣,ooc,烂的一比
状态不好,心情很差
16.是随便写的,直接跳过吧:-P
以下的“雷狮”和“安迷修”均指黑雷和黑安。
我流黑雷和黑安能不能拜托各位去我主页找找,懒得打
cp依旧是正常人黑雷and抑郁症黑安
题目来自于网络,同居三十题




OK?
Go!→



11、 替对方挑衣服
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喜欢打扮的人,所以衣柜里清一色的都是相同款式的衣服。
“安迷修你的衣柜里怎么都是黑衬衫。”
“那你给在下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衣柜里清一色都是大码童装(就算也都是黑的)。”
“……明天我们去买衣服吧,叫上卡米尔。”
“拒绝。”
“为什么?”
“在下不希望别人接近在下的爱人,更不要提触碰。”
那人挑了挑眉。
“包括你表弟也不行,懂?”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安迷修你想不想养只狗?”
“不想。家里有一只黑豹已经够折腾人的了,在下没心情再去管其他的,你要是想养自己照顾。”
“我也有一只犟的要死的狼要照顾好不好。”

13、 一方卧病在床
出人意料的,雷狮生病了。
看见那人走着走着就一下倒在地上的时候安迷修几乎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不过还好只是发烧,不然安迷修就要自责而死了。
雷狮的脸是不自然的红,他不舒服的闭眼哼哼两声,把盖过肩膀的被子朝下踢了踢。
安迷修长叹一口气,把被子给重新拉回去。
“……安迷修……我热……”
那人虚弱的不成样子,安迷修的心猛然抽了一下,微微颤抖着把手覆在雷狮额上。
“……安迷修……你手好凉……”
“雷狮,喝药。”
“……安迷修你别动!你别走……我难受……”
“……我不走,绝对不走……”
“安迷修……”
“……”
“安迷修……”
“……”
“……安迷修……你怎么哭了……”
冰凉的液体落在雷狮脸上,又顺着脸庞滑下。
“没事的……”
海盗把手臂从被子里探出,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爱人。

14、 午睡
在雷狮出事之后,安迷修再也不会午睡了。
每每他在中午闭上眼睛,脑子里都会响起雷狮的话。
“安迷修,你中午不睡吗?”
“今天看寂静岭吧……你想看驱魔人吗?”
“如果脖子疼可以倚着我的肩。”
该死。
安迷修随意地把安眠药瓶丢到一旁,就着水灌下药粒,接着瘫倒在沙发上。
睡觉。

15、 帮对方吹头发
雷狮的擦头方式非常粗鲁,直接用毛巾揉成乱糟糟的一团干了了事;而安迷修则是会好好把头发吹干的那一类。
一次安迷修实在看不过自家爱人的头发乱的跟鸟窝似的,决定给他吹头发。
纤长的手指撩起发丝,热气时不时会打在肩膀上,很温暖,和那个人的手心是同样的温度。
寒风穿过窗户轻轻拍了一下雷狮的左肩,这时他才想起他正拿着一个吹风机发呆。
真傻。
雷狮没有把吹风机塞回浴室的抽屉里,而是将它丢入了门旁的垃圾桶里。
反正也不会再有人给他吹头发了。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不存在的。
毕竟安迷修已经死了。
雷狮也死了。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安迷修左手拎着双剑右手将大门关上,接着习惯性地抬头看向门后贴着的日历。
今天……唉?
骑士站在门前沉默着。
接着他抬手,将双剑架在自己颈脖处,缓缓用力。
“雷狮,生日快乐。”
我来了。
鲜血撒在一旁的餐桌上,一张白纸染上血迹。
上面写着一行抖得不成样子的字:
雷狮 死亡日期:4月7日

18、 接对方回家
雷狮抱紧了怀里的安迷修,向前的脚步有些发飘。
左眼看到的东西有些模糊,右眼流入了鲜血也完全看不清东西。
头有些晕。
少年被石子绊倒踉跄了一下,腿一软跪到在地。
下意识地将怀中的人拥得更紧,安迷修的额头贴在他的脖子上,很凉,像冰块一样。
雷狮咳嗽了一下,血腥味在喉间蔓延。
“喂……安迷修……醒醒——”
“我来接你回家啦。”

19、 离家出走
看着雷狮略显孤单的背影,房东皱着眉想着。
安迷修先生是搬家了还是闹脾气离家出走了?怎么最近都没有出现。
房东站在雷狮和安迷修出租房的房门前,犹豫了一下,取下了挂在腰间的钥匙。
家具都蒙上了一层灰,似乎是一直没有打扫过。
房东探头望了望四周,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三天之后回来——BY安迷修
字条被揉的有些皱,看不出来新旧。
估计是离家出走了吧。房东想着,轻巧地关上了门。
我们的雷狮现在在哪里呢?
他买了一束红色鸢尾花,然后开车到了郊外一片安静的树林。
树林尽头有一个墓碑,上面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Anmiciu
雷狮弯腰,把花束放在墓碑前。
“喂安迷修,离家出走玩够了没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呼出。
“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找你了。”

20、 一个惊喜【接17.】
他们又在一起了。
这次是永远。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