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So you and me

正常人黑雷and抑郁症黑安
现代pa,重度ooc,文笔辣鸡,全是段子
我流黑雷是比本体要更加沉稳一点的,有点偏向旧设,当然生起气来很疯狂,被惹怒了就朝死里打那种
我流黑安沉默寡言性格很冷,但是内心非常温软,特别犟,热爱打架不过点到为止就是了
以下的“雷狮”和“安迷修”都是指黑雷和黑安,谢谢
题目来着同居三十题




OK?
go!→





1、 相拥入眠
海盗和骑士晚上会不约而同地失眠,所以修仙打游戏啦甚至打架啦都是经常的事,偶尔也会做一些情侣会做的。
“喂安迷修你……”
睡着了?
雷狮挑眉看向床上安睡着的安迷修,还想说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他将被子掀开一条缝钻了进去,尽量不吵醒安迷修。
那个平日里冷冰冰的人在睡梦中卸下了坚硬的外壳,闭着眼的样子给人一种柔软的错觉。
不,不是错觉。
雷狮把安迷修轻轻拥入怀中。
就是软软的。

2、 一同外出购物
雷狮特别讨厌外出购物,因为他懒。
但是在和安迷修同居之后,雷狮养成了每天和安迷修外出购物的习惯。
逛街是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可以让某个永远死犟着的抑郁症患者少放点心思在胡思乱想上。
“安迷修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常年只穿着黑色衬衫的骑士看了眼雷狮手中的黑白条纹带帽衫,坚定地摇了摇头。
“在下的衣服够多了。”
然后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那件自己看了好久的白色外套,在雷狮身上笔画两下。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你那件是大码童装吧。”
“……”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安迷修表示对恐怖电影完全不怂,雷狮就很愉快地在两个人睡不着的时候放恐怖电影。
但是最近都没有再看了。
因为雷狮确实被吓到了。
上上周他们看《小丑回魂》,里面有一幕是男主角比利的弟弟被小丑咬掉胳膊,然后拖进下水道里。
雷狮还是在很淡定的看着,有点漫不经心,然后就看见了安迷修低着头把菜刀架在脖子上。
把雷狮吓的哟,手抖的差点没抢到菜刀。
雷狮一把把安迷修摁倒在沙发上,抢过菜刀丢在一边,被气的急了大声骂了安迷修一句:“你他妈是不是混账!”
然后他听见了安迷修特小声的一句:“我是。”
那个永远冷着脸沉默寡言的人居然哭了,眼泪从眼角流下,顺着苍白的面庞滑到沙发上。
雷狮忽然顿住了,接着叹了口气,缓缓趴到把那人拥在怀里。
“没事。”
安迷修环住雷狮的腰,手紧紧揪住他背后的衣服,把睡衣攥成皱巴巴的一团。
雷狮知道这个人又想起他因为车祸死去的父母了。
他啊,总是把一些与他无关的事情当成自己的过错。
看起来冷漠,却是一个内心脆弱而敏感的人。

4、 一方的起床气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安迷修居然有起床气。
目前为止催他起床还没有被他冷着脸打到进医院的只有他故去的父母,还有雷狮。对此雷狮表示叫安迷修起来并没有那么难。
安迷修特别嫌弃地抽他一巴掌说下次给我换个口味的牙膏,薄荷味的忒呛人了。
然后差点被雷狮一个法式深吻给憋死。
“呼呼……雷狮你神经病啊!”
“信不信我把你憋死然后奸尸。”
“你舍得?”
“……好吧,舍不得,艹死好了。”
“你……”

5、 做饭
“我不要吃菜,我要吃烧烤。”
“再不吃一个月不要再碰在下。还有雷狮把醋放下那不是可乐。”
“你要是炒菜的话信不信我把你艹死在床上。”
“只要在下活着你就等着吃一辈子菜吧。等会雷狮不要抱着我被油烫到可不关我事。”
“我不管我要吃肉。”
“……放手,去把冰箱下面第一个抽屉里的牛排拿来。给你五秒拿不到你就别吃了。”
“媳妇真好。”
“……你还是饿死算了。”

6、 大扫除【偏题严重】
【时间大概是两人刚同居不久,雷狮还不知道安迷修有抑郁症】
雷狮把拖把在桶里涮了涮,接着利落地往肩上一扛。
脏水甩到了某个有重度洁癖的骑士身上。
“恶党你他妈是想死吗!!!”
“反正衣服是黑的看不出来吧。”
“你来每天洗衣服算了!!!”
“你管我咯。”
“……”
安迷修没有再说什么,拿了抹布去打扫厨房。
在客厅打扫完之后,雷狮伸了个懒腰,把拖把随手一丢去厨房里面拿啤酒。
安迷修安静地站在洗碗池前,水龙头打开,似乎是在洗碗。
本来雷狮是不想管安迷修的,但是鬼使神差地,他探头看了一眼。
被水流冲击着的不是瓷碗,而是安迷修的右手,肤色苍白的手腕上是一道深深的刀痕,还在流血。
雷狮一把拽过安迷修的右臂,轻挑眉头。
“解释一下?”
“你管我。”
安迷修的眼角有些红,说话带着一点鼻音。
伤口好像挺深。
海盗扯着骑士走到门口,一手拽着安迷修右臂一手给自己换鞋。
“本大爷管了。伸脚。”
“……我自己会,而且这件事用不着你管,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雷狮直起身子,趁那人还在关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个点扯着他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现在有了,我的,爱人。”
海盗露出一个坏笑。

啥?大扫除?
在那之后雷狮就买了自动洗衣机洗碗机扫地机器人等等等,你雷大爷就是不愿意动手怎么滴吧。
毕竟要全心全意照顾某个从来不好好处理伤口的骑士。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他们没有什么相片,因为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爱照相的人。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高中毕业那年的毕业照吧,两个人当时还只是死对头,所以没什么值得说的。
穿着统一校服的两人都没有什么表情,被老师强行拉到一起的时候也只是互相翻了个白眼而已。
谁能想到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呢?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雷狮你衣服能不能不要随便乱放。”
“安迷修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磨菜刀啊。”
“不磨就不快了,那在下要它有何用。”
“……我要是再看到你拿着菜刀在自己手腕上比划你就别想下床了。”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雷狮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十几个没有被接听的电话,非常狂躁,狂躁到几乎想现在就飙车回去看看自家爱人怎么样了,然后艹他一顿。
奶奶的!早知道就不参加什么狗屁研学了!已经五天了!
那家伙要是又折腾自己他也没法管他了!靠!
海盗把手里的水杯握出了裂痕。
然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显示是“骑士”。
“喂,安迷修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担心死了你干嘛去了不要告诉我你又去那条街上打架了……”
“雷狮。”
“嗯?”
“我想你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个人声音闷闷的,带着一点鼻音。
和平日里的冷漠完全不相符的可爱。
“怎么了。”
“……”
“说话啦。”
“……发烧了……难受……”
电话那天长叹了一口气,安迷修无意识地把头从被子里探出一点,似乎是想要听清那人的声音。
“我马上回去,你先睡。”
“嗯……”
“那我先挂了。”
“等等!别……不要挂……”
软糯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
“……不要离开我啊……”
雷狮轻轻“嗯”了一声。
“好,不挂不挂……我不会离开你的,绝对不会。”
“嗯……”
听着那人的呼吸声逐渐趋于平稳,雷狮长出口气,将电话放在旅店的桌子上,轻轻关上了门。
“丹尼尔老师我先回去了,反正后面几天的研学都没有什么必要参加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
“我要回去照顾一个很重要的人。”
“谁?”
“我此生最爱的人。”

10、 早安吻
是清晨。
安迷修睁开猩红色的眼,小小打了个哈欠。
习惯性地想要起身坐直,却被一只手臂牢牢拥住,有些动弹不得。
骑士扭头,才发现海盗还在睡。
那个人的睡颜很好看,嘴角微微勾起,不是平日里的坏笑,给人一种朴素的安宁感。
而安迷修此时勾起了一个坏笑。
他缓慢地向前挪动着,然后将唇覆在那人唇上。
雷狮忽然睁开了眼,与安迷修同色的眼由朦胧逐渐转向清醒。
“……你干嘛。”
“问我干嘛,耍流氓的不是你吗?”
“……”
雷狮忽然用力支起身子,将安迷修圈在身下。
“那我就继续图谋不轨了。”
他笑得像个狡猾的狐狸。
偏偏安迷修爱得要命。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