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BE向三十题【联合】

因为是联合我这里只有十五题,序号是原来的
是和洛冉桑的联合@算了不管了瞎起一个
啊,她写了长篇,我却写段子
cp为雷安,凯柠,瑞金,瑞嘉瑞,佩帕,嘉卡,鬼莱,还有紫堂幻单人向
文笔渣,ooc,将就着看吧







2.反目成仇
骑士手中的利剑抵上颈脖,锋利的剑刃划开一道血痕。
海盗倒还是一脸坦然的样子,甚至望着骑士带着厌恶的脸轻笑出声。
"骑士大人,要不要先把脖子上的绷带缠紧一点啊,伤疤都露出来啦。"
安迷修没有搭理雷狮意有所指的话语,只是转身离去,伸手把白衬衫的领子立起,遮住绷带间隐隐约约的红痕。
"下一次再见,我绝不会手软。"
雷狮歪了歪头,将最后一点点笑意化为冰雪般的淡漠。
"原话奉还。"
当他们又一次遇见时,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谁都没有手软。
【就到这了不皮了累死了】

4.分手
"安莉洁,我们分手吧。"
凯莉叼着棒棒糖说出这句话,安莉洁点了点头,应到:
"嗯,分手吧。"
交往了三年的两人就这么分手了,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平淡。
可能是早就厌倦了吧。两人都这么想着。

6.报复
藻蓝色头发的少年勾起一个狰狞的微笑,掐紧那人的腰又猛的向胯下一按,逼出那人带着哭腔的呜咽。鲜血从交合处流出,棕发的青年因为被迫含着的口-.-球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身后被麻绳牢牢绑住的双臂挣扎着,却只是在双臂上徒增伤口罢了。
"安迷修。"
藻蓝色发的少年忽然开口,话语之间没有一丝温情,透着一股冷意。
"这只是报复。"

8.错过一世
格瑞自杀了。
金哭喊着想要拥住那人,却只扑到了那人剩下的几片碎片,用手一握,就消散为细密的尘埃。
光芒万丈,创世神带着威严降临,金发的少年成为唯一的胜利者,他可以实现他的愿望。
“把他还给我。”
把我最爱的人还给我。
神同意了。
他给了新的神使一粒种子,告诉他,花开之时,那人便会归来与他团聚。
而神使等了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花都只是保持着那副含苞欲放的模样。
神使自杀了。
鲜血染红了花苞,蓓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开。
同时,洁白羽翼张开,一个白发的少年路过花前。
“他人呢?”

10.一直都是骗局
佩利曾经这么问过帕洛斯:
“帕洛斯你喜欢我吗?”
帕洛斯总是笑着不回答,要不然就是喊他一句“蠢狗”转移话题。
然后?
然后帕洛斯叛变了。
佩利一直记着那天,帕洛斯不屑地望着他,竖起中指。
“我当然不喜欢你,只不过是利用你而已,蠢——狗。”
然后。
帕洛斯死了,为了救佩利又再一次叛变,被杀掉了。
佩利也死了,被埋伏了。
这是骗局,一个在两人遇见那天,由神建起的巨大的骗局。

12.无爱亦无恨
嘉德罗斯不恨格瑞。
哪怕他为了一个金发的渣渣而震怒,将嘉德罗斯的右臂砍断了。
毕竟嘉德罗斯不爱格瑞,又何谈刻骨铭心的恨。
他们只不过是类似于宿敌的关系罢了。

14.从未相遇
金难得的犹豫了。
在前面背着肩包独自走着的白发少年总是给他一种熟悉感,他总是感觉他们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但是他们从未相遇过。
于是金放弃了,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们再未相遇。

16.我们都老了
骑士已经老了,脚步不再敏捷,剑法不再如当年一般厉害。
他像他的师傅一样也收养了一个徒弟,在一个小小的星球过着平静的日子。
徒弟曾经看见过老朋友们来拜访他的师傅,其中有一个围着红色的男孩给师傅带了一样东西。
一条破旧的头巾。

“我们都老了啊……”
徒弟曾经听骑士这么说过。
“但你还是那么年轻呢……恶党……”
然后他的师傅哭了。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卡米尔这么对嘉德罗斯说:
“比起你来说,大哥更重要。”

20.玩笑而已
“喂傻逼骑士,本大爷喜欢你。”
安迷修接到雷狮电话的时候一脸懵逼。
“恶党……你……”
“玩笑而已。”
接着雷狮就迅速挂掉了电话。
好脾气的骑士皱着眉长叹一口气,继续擦拭着自己手中的枪支,把刚刚的话抛之脑后。
雷狮倚着墙角虚弱地喘息着,按在心脏处的手逐渐滑下,鲜血涌出。
“玩笑而已。”
他疲惫地躺倒在地,缓缓阖上紫水晶般的眸子。
“该死……”

22.厌倦
凯莉忽然有些厌倦了。
酸涩的柠檬水已经喝够了,那人冰蓝色的及肩发也不再耀眼,看见那个金黄色的水果心中也不会再泛起柔软的爱意。
安莉洁忽然有些厌倦了。
被迫塞了无数糖果的嘴已经对甜味麻木了,看见月亮也不会再因为想起那人而微笑,骄纵的性格也不会再觉得可爱。
“安莉洁,我们分手吧。”
“嗯,分手吧。”

24.多余的人
紫堂幻一直认为自己是多余的人。
而事实反复地告诉他确实是这样。

26.生离死别
“雷狮。”
安迷修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我爱你。”
然后他向后一仰,坠下悬崖,只留给雷狮一个离去的背影。
然后雷狮也跳了下去。
生离死别什么的不存在的,没有什么可以分开他们,死亡也不可以。

28.“请回头看看我”
莱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这句话。

30.无爱者
安迷修是一个无爱者。
所以当他用凝晶贯穿雷狮心脏的时候,除了负罪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哪怕昨天他们还同床共枕,抵死缠绵。
“安迷修,我终于知道你是什么感受了。”
藻蓝色头发的少年将杀死自己的人拥入怀中,用右手食指戳了戳那人的左胸。
“什么什么感受?”
“你的心他妈的完全就是冰冻的。”
安迷修没有说什么,那人紧紧拥着他,勒得他生疼。
“本大爷爱上你是真他妈倒霉。”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