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渡我》「下」 瑞嘉

熬到五点把文码了一大半,早上爬起来几乎要死(我想要抱抱)。
OOC,私设一大片,渣的一比辣眼睛,无敌意识流噢耶
看不懂可以私信我或者评论区( •̀∀•́ )!
是瑞嘉,不是嘉瑞或瑞嘉瑞
就不说是糖是刀(皮的一比)




OK?→
go!







夜晚的凌云山有些黑漆漆的,摇晃的树影被拉长,看着有点瘆的慌。
嘉德罗斯唤了一声一直沉默着走在前面的格瑞,他回过头来,眼睛倒映着圆盘般的明月。
嘉德罗斯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那人眨了眨拥有水晶般透明质感的双目,唇瓣开开合合想要说什么,却又把它打碎让它在夜风中散去。
思索了几秒,格瑞望向嘉德罗斯。
“阿绿是谁。”
嘉德罗斯将双手举起弯曲垫在头后,步子比刚刚大了一些。他走在格瑞前面,声音混在夜风中直直扑向格瑞。
“阿绿啊。阿绿是树妖,你看到的那个大树就是他的本体。”嘉德罗斯轻轻咳嗽一声,声音不可思议地柔软下来。
“阿绿比我大了整整五百年,我还没有诞生他就已经化形了。从我刚有模糊的意识的时候到我拥有魂灵后三百年,他一直都在照顾我。阿绿的枝叶奇怪地凹下去一块对不对,山神说那一块原本是我生长的地方,阿绿怕他遮挡住我的阳光就刻意给我空出一片。”
格瑞从未见过嘉德罗斯如此温和地说话,语气中充满思念和向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包含着爱意。
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右肩上的烈斩的剑柄。
“但是我从未见过阿绿。”
“阿绿在我诞生三百年的时候外出历练了,而又五十年后我才化形可以拥有清晰的记忆。”
格瑞兀地打断了嘉德罗斯。
“你就不怀疑‘阿绿’这个人是假的吗。”
嘉德罗斯顿住了,双臂缓缓放下,语气冷漠而不近人情。
“格瑞你是说,我等待了这么久的人,可能只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幻影?”
“嗯。”
嘉德罗斯猛地握紧了双拳,手背上青筋暴起,仿佛正在忍受极大的侮辱一般。他转过身来,金黄色宝石般的眼睛瞪大,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但是格瑞肩上碧绿色的大剑实在惹眼。
嘉德罗斯缓缓吐出一口气,松开双手,上前戳了戳那人的肩膀,语气逐渐平和。
“我相信他存在,正如在遇到你之前我坚持相信着这个世界上会有你存在一般。”
金黄色的眼眸中忽然盈满了笑意,格瑞在其中看到了脸色微红的自己。
“咳,”格瑞咳嗽一声,抬手遮住泛红的面颊,闷闷的说道:“好了,快赶路吧。”
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再说过话,只是在山脚远远望见远处人类村庄的灯火时,格瑞忽然没话找话般问道。
“阿绿有对你说过什么吗?”
“其他的我记不清了,只是记得他曾经特别自恋狂地说过一句‘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唉格瑞你问这个干嘛?”
格瑞猛地站住了。
他晃了晃头,眼中满是震惊。
不可能。
“格瑞!”有着包子脸的少年凑到他跟前,语气有些不耐烦:“走了!”
白发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抬手戳了戳嘉德罗斯还有几分婴儿肥的脸。

总而言之,两人就这么顺利的下山了。
第一次下山的嘉德罗斯有些兴奋,他心情愉悦地跺了跺脚,几乎要冲着远处的村庄来个百万米冲刺。
格瑞推了他一把。
毫无防备的嘉德罗斯被推的向前急跨几步,金色屏障伴着悠长的“嗡嗡”声将嘉德罗斯困住,几条锁链破土而出,紧紧束缚住嘉德罗斯。
“对不起。”
他听见一句轻不可闻的话,带着浓重的哀伤。
“哈哈哈格瑞干得好!”
从草丛中站起一个身着破旧长衫的老秃头,他一边大笑一边鼓着掌,欠揍地让人看着就想给他一拳。
“参妖我已经带来了,丹元你自己取。”格瑞冷冷地瞟他一眼,接着道:“希望你不会食言。”
“那是当然。”老秃驴点点头,“千年树妖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里。”他指向不远处的一片树丛,“但是他太强了,我们没有能力制服他。所以还得请格瑞大人过去一趟。”
“格瑞。”被紧紧束缚的少年忽然开口道,眼中满是不甘,“告诉我理由。”
格瑞没有看向他,声音微微颤抖。
“我最重要的发小出了事,只有参妖丹元可以救他……”
“滚吧。”
嘉德罗斯毫不犹豫地道。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滚。”
格瑞握紧了烈斩,步伐比平时快了不少。
看到格瑞走远了,老秃驴招了招手,从草丛中跃出几个体型健壮的黑衣人。
嘉德罗斯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仿佛是在嘲讽。
“渣渣。”
他如此说道。
锁链断裂成一截一截的小段弹射开来,嘉德罗斯吐出金黄色的内丹,虚空一握,将大罗神通棍紧紧握在手中。
接着他狠狠击向屏障。
力道之大以至于屏障被大罗神通棍击出了一个大凸起,但无论嘉德罗斯如何攻击,屏障总是顽强的不出现哪怕一丝裂纹。
“别费劲,这可是千年光精灵内丹画出的屏障,你是破不了的。”
嘉德罗斯没有理会他的话,又狠狠抡了一棍。
他被反弹到对面的墙壁上,咳嗽着,鲜血从嘴角涌出。
他又握住了大罗神通棍。

“解释一下。”
格瑞的声音突兀地在背后响起,老秃驴明显是被吓了一下,僵着脸缓慢转过身。
少年将一具尸体丢到他脚下。
一道绿色的剑影闪过。
老秃驴猛地向后一仰勉强护住头颅,右手却缓缓落地。
鲜血喷涌而出。
“都给我上!!!”
黑色如浪潮般涌来。

“格瑞你他妈疯了!格瑞!”
嘉德罗斯狠狠捶了一下屏障,他受了内伤无力突破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在刀光剑影中穿梭,碧绿的烈斩上晕上一层鲜红。
银光闪过,一把利剑直刺向格瑞后心口。
“格瑞!!!”
雪白的剑尖没入少年的心脏,被染成了血的颜色。
嘉德罗斯感觉一种剧烈的钝痛从心脏传遍四肢百骸,他缓缓跪倒在地。
亥时已过。
天劫汹涌而至,两道雷电分别劈向山前的空地和凌云山。
金色屏障在天劫下应声破碎,愚蠢的人类在电光中发出绝望的惨叫化为灰烬。
嘉德罗斯挣扎着站起跃向少年想要将他扑倒护在身下,格瑞却转身把他紧紧拥入怀中,替他阻挡来势汹汹的天劫。
“格瑞你疯了吧!你他妈还有伤唔……”
白发少年吻上了怀中人的唇。
“渡我。”
一切消失在白光之中。

说起嘉德罗斯,在天界可是人人敬畏的存在。
虽然说参妖天生资质就好,但能在诞生五百年后的天劫中成功活下来渡劫成仙的绝不占多数。
而这样一个可怕的直登上仙的小天才并没有打算有什么声名显赫的工作,而是去代替以前的山神继续看守凌云山。
结果在被以前的山神师傅带着巡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亡魂。
他身上血腥味很重,看来生前杀了不少人。
但面前的白发亡魂,无论是染血的面庞还是手中只剩半截的碧绿色大剑,都让他倍感熟悉。
嘉德罗斯只觉得头有些刺痛。
亡魂注意到了嘉德罗斯,惊讶地瞪大了紫罗兰色的双眼。
然后他笑了,温暖而充满柔情。
嘉德罗斯依旧举起了大罗神通棍,虽然有一丝犹豫,但也只是一丝而已。
少年随风飘散,大剑掉落在地上,化成半个充满裂纹的墨绿色丹元。
嘉德罗斯的师傅从背后走来,拍拍他的肩,忽然有些突兀地问道:
“如果这个亡魂生前没有堕入魔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嘉德罗斯长呼一口气,努力忽略掉心口处传来的莫名其妙的刺痛感。
“我相信我所爱之人拥有足够强大的自制力。”
他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把那半枚丹元一脚踏碎,碾成细密的粉末。
“我所爱之人,永远不会堕落为魔。”

前任山神师傅去当逍遥的游仙了,嘉德罗斯正式成了凌云山的山神。
一天,他在地上发现了一棵小小的绿树幼苗。

参妖,集天地之精华而诞生,是最纯洁的存在。
因为其极致纯洁,只需五百年就可以渡劫。
但,参妖不可杀害任何生灵,否则就会失去其纯洁性,堕落为魔。
参妖的丹元可做药引,与千年树妖丹元制剂同服可起死回生,使人长生不老。

树妖,本质是木灵,善良,不会伤人。
树妖丹元,碧绿,随身携带可滋养身体,延年益寿。
如若树妖嗜血成性,杀害百千生灵,便会堕入魔道,丹元成墨绿色,对修魔道之人大补。
千年树妖丹元与参妖丹元制剂同服,可起死回生,使人长生不老。
——摘自《妖类丹元》

凡堕入魔道之人,不可升仙,死后不可入地狱,亡魂在人间永恒飘荡,如若有人可了结其心愿,便可魂飞魄散,不再受飘零之苦。
——摘自《天规》

凡成仙者,除非特例,不可保留在凡间生活的记忆。
——摘自《天规》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