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渡我》「上」 瑞嘉

人生第一次写瑞嘉,渣的一比玷污了这对好cp
虎头蛇尾的典型,私设如山,极度OOC,腿肉难吃到爆炸,给大佬们跪下
嗯原谅我这个写的很意识流,后面半路被朋友拽去看一个苏文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写的很不在状态
然后可能我埋了不少伏笔(自己都不清楚喂)?
大概是,妖怪pa吧
真的是瑞嘉!不是嘉瑞也不是瑞嘉瑞!
就不说是刀是糖
其实题目来自于一篇丹维,但是因为蛮久之前了我找不到那篇文(大哭)所以就没找作者大大要授权,侵删致歉!真的对不起!


OK?→
go!






凌云山上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普通妖怪惹不起也不敢惹的混世小魔王。他的修仙潜质高得惊人,而且实力强大在凌云山横着走都没有人管——不包括山神,但山神一百年前便开始闭关修炼了——所以他就是凌云山扛把子。附近山上来找事的横着上山爬着下山,虽然都无一例外地活着——这小祖宗被山神下了咒不可杀生——但都无一例外地元气大伤只剩下一口气,差点就挂在他丹元化成的大罗神通棍下。
他,是参妖嘉德罗斯,凌云山战无不胜的战神。

今天的嘉德罗斯也在满山找对手:把已经化形的猫妖神近耀吵到变回原型炸毛给他看;把同样化形了的兔妖安迷修吵到主动去找猫妖雷狮打架;水精灵安洁莉被花妖凯莉护的好好的完全找不到她们俩……
今天的嘉德罗斯也没有人打架,这小祖宗气的在山顶上抡了一个大坑出来,完全不怕把与自己同发色的山神从闭关的山洞里吵出来。
不,他谁都不怕。
他可是战无不胜的参妖嘉德罗斯。
一想起山神把自己用阵法锁在山上嘉德罗斯就气,于是他又抡了一个坑出来。
明明还是早上嘉德罗斯就倦了,没有敌手的日子实在无聊。他打了个哈欠,盘腿坐在小绿的树荫下准备休息,把山神送的金黄色围巾向上扯了扯挡住脸颊,全然不顾逐渐升高的体温。
倚着阿绿睡觉的话,应该会梦见他。
他歪过头将耀眼如星辰的双眸合上,决定小憩一会。

当他睁开亮黄色的眼的时候,直射入眼的是刺目的阳光,空气有些燥热,当一阵一阵蝉鸣伴着微热的风吹来,嘉德罗斯才打了个哈欠清醒过来。
然后他就发现了身旁有一个人。
略长的白发用发带绑住直立起来,少年眉目清秀,睫毛细长像静止蝴蝶合拢的双翅。
然后蝴蝶扇动了翅膀。
他的瞳是纯正的紫罗兰的颜色,山神曾给他描述过紫罗兰的颜色,以前嘉德罗斯无法想象,但他现在知道了。
少年上一秒还沉浸在刚醒时的朦胧睡意中,下一秒就握住搁在身旁的大剑反手将它抵在嘉德罗斯喉间。
大剑是碧绿色的,和嘉德罗斯想象中阿绿的颜色一模一样。
嘉德罗斯眯起眼睛,抬起右手弹了弹大剑的剑锋,左手在空中一划握住显出的大罗神通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大剑抡了一棍。
意料之外,大剑没有断,剑身上也没有出现一丝裂纹,少年也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神冷漠而戒备。
他承住了嘉德罗斯的一击。
嘉德罗斯站直起身,俯视着少年,挑眉勾唇笑了笑。
“哦?实力不错啊。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
少年——哦不,格瑞——也撑着阿绿的树干站起,嘉德罗斯这才发现他整整差了将近十厘米。
“格瑞。”
嘉德罗斯缓慢地念了一下格瑞的名字,对面的人则下意识地望向他。
金发的少年薄唇开开合合,就像一只艳丽的血红色蝴蝶扇动着翅膀。
格瑞其实不喜欢陌生人叫自己的名字,那会给他一种事情脱离控制的感觉。但意外的,当面前这个少年用带着一点稚气的声音念出他的名字时,他并没有反感。
“来打一架吧!格瑞!”
一瞬间尘土飞扬。

格瑞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这还是嘉德罗斯化形以来第一次棋逢敌手。
两个人从中午打到天黑得彻底,嘉德罗斯爽倒是爽了,而凌云山就像是大风刮过般一团乱,饶是上次雷狮和安迷修往死里打的哪一架也没有这般破坏力。除了阿绿之外,山顶上几乎所有的树木都断成了几截。
凯莉还特地让安洁莉占卜了一下凌云山能不能好好的度过下次他们打架。
没办法,大佬打架实在太可怕。

是夜,蟋蟀的鸣叫声在草丛中此起彼伏,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无意识地砸了咂嘴。
他困了,连续打了几个小时消耗有点大,毕竟他从来没有经过这样高强度的战斗。
在格瑞之前也从未有过可以和他打平手的人。
嘉德罗斯忽然想起什么,用右手揪起格瑞胸前的一片衣物嗅了起来。
格瑞只觉得刚刚过来捉萤火虫填纸灯的花妖看他的眼神变了。
“……”
和格瑞打了半天都嘉德罗斯这才发现格瑞是个人类。他身上的人类气息并不如一百多年前嘉德罗斯见到的猎妖师要强,反而更加寡淡。
格瑞身上香薰的味道占了绝大部分,而这香薰似乎是一种干花制成的,有很浓烈的人类气息。
“……怎么了?”
格瑞看着眼前的少年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把包子脸都皱成了一个“囧”字——好吧他没张嘴。
“你有点熏人。”嘉德罗斯松开右手,把包子脸舒展成平日里面无表情的样子,“我要去休息了。”
“我呢。”
格瑞忽然问道。
“和我一起。”
这是嘉德罗斯一百多年前养成的习惯,山神闭关前总会逗他说我在哪睡,然后嘉德罗斯就拿这句话怼回去,反正山神不会和自己一起睡。所以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没有在和山神讲话,而是和格瑞。
“好。”
“……行,走吧。”
嘉德罗斯这么说。

当格瑞跟着拎着大罗神通棍的嘉德罗斯转转转又转回到那棵树下的时候,格瑞迟疑了几秒钟。看到嘉德罗斯一脸坦然的坐下也就没说什么,跟着坐下了。
嘉德罗斯缓慢地活动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放松四肢,慵懒地倚在阿绿的树干上。然后,他扭头看向身侧的人。
“我可以信任你吧。”
格瑞将左腿蜷在身前,双臂互抱卡在腹部,弯腰将额头抵上左膝,闷闷地回道:“随便你。”
大罗神通棍缓缓缩小成为一个金色的小圆珠,嘉德罗斯拾起小球放在右眼上,月光被染成了金黄色。月光下嘉德罗斯的内丹就像一个小小的夜明珠,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然后嘉德罗斯把内丹塞进嘴里囫囵咽了下去。
“这么信任我?”
那人的声音有些难以发觉的颤抖,似乎是有点冷了。
夜风确实有些凉,而且格瑞坐的那面迎风。
格瑞打了个哈欠,刚想凝聚睡意入睡,就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覆在了他身上。
嘉德罗斯将围巾解下铺开,站起轻轻地盖在格瑞身上。
他想了想,还是把“你要是想下手就早下手了”换成了一个简单的语气词。
“嗯。”
忽然格瑞握住了嘉德罗斯冰凉的指尖,那人皱了皱眉头,说。
“一人一半。”

“明天是你的生日?”
格瑞难得带了一点语气。
金发的人“嗯”了一声,叼着一根草含含糊糊地问道:“你们人类对生日很重视吗?”
格瑞没有回话。
下午他们又打了一架,嘉德罗斯能感受到格瑞并不是如之前一般的应付。
烈斩迎头砍来,嘉德罗斯一个侧身躲过,几缕发丝在刀锋处折成两段。
他大笑着迅速重新站直,大罗神通棍狠狠抡向那人,与烈斩的刀锋摩擦几乎要闪出火花。
很好。
那人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格瑞问嘉德罗斯,紫罗兰色眼眸中一如既往地不含感情。
“明天,想下山吗?”
“我出的去吗?”
“我想给你过个生日。”
那人轻咳一声,这么说道,眼神有些躲闪。
他轻笑一声。
“行啊。”

—————————————TBC————————————

皮的一比
感觉自己不想活了在满是大佬的瑞嘉圈里码文
睡醒更新
这个其实是给朋友的礼物
看完了评论一下猜猜看是刀是糖吧,拜托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