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色 【卡嘉】

本来是嘉卡被我硬生生扭成卡嘉
但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卡嘉还是嘉卡
有一点点雷安成分,没有打tag
一个小时产物,没怎么检查,各位凑合看吧
嗯因为原梗我不知道出处,所以这个梗没有授权,侵删致歉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OK→?
go!

那些人说,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是杂种才会有的颜色。
大哥说,他的眼睛是澄澈的宝石蓝色,有点像大海的颜色。
卡米尔看着镜子里自己灰色的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他想看看宝石蓝到底是什么颜色,想看看大哥的紫水晶色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的。
但卡米尔是个色盲,起码,现在是个色盲。

还在雷王星的时候,雷狮曾为了卡米尔去四处询医,结果也只是从一个退休的老御医那里得到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卡米尔小殿下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但臣知道一个传说,不知三太子殿下可愿一听?”
“说。”
“据说有些人从出生之时便没有对颜色的感知力,但在遇见一个人之后,便能够像常人一样看见颜色。但臣也只是偶尔在一本古籍上看见过这个传说,请恕臣无能为力。”
然而卡米尔本人却对这件事并不重视。对他来说,能够继续留在雷狮就足够了,就算色盲也是可以忍耐的。

后来雷狮放弃了皇位去做宇宙海盗,卡米尔也陪着他去了。
璀璨耀眼的星海连雷狮都赞叹不已,而卡米尔只是把帽檐压低了一点,对面前的一片昏暗的灰白光点默不作声。
卡米尔遇见过太多太多人,而他们给自己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一张有些模糊灰色的脸,黯淡无光。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一辈子生活在灰色之中了。
对,卡米尔不相信那个古籍,也不相信那个御医模棱两可的话语。

直到雷狮参加了凹凸大赛。

大厅内人不多,并不显得拥挤。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目光在来往的人群中扫视着。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在周遭人群自动让出的道路中走着的男孩。
他的眼睛,是金黄色的。
世界仿佛被打翻了的调色盘晕染了一般呈现出卡米尔从未见过的模样,各种各样的颜色被视觉器官观察到然后交由大脑一一对应记忆,纷杂的信息一齐涌入大脑带来一丝钝痛感。
当卡米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瘫坐在地上,依旧愣愣地盯着那人星星一般闪烁的双目。
那个有着同样耀眼的金发的少年瞟了卡米尔一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卡米尔没有去分辨——当然他那时也无心分辨,在那个笑容中包含的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那个笑容,很好看。
很好看。

鲜红色浸染了那人耀眼的黄发,紧握着大罗神通棍的纤长手指无力地缓缓松开。
卡米尔把那个高傲的王拥入怀中,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小心翼翼地嗅着那人的气息。
如果没有鲜红色玷污他的明亮该多好。
卡米尔头一次这么讨厌他的围巾。
这里是战场的边缘,创世神和参赛者们的身影在远处的一片色彩斑斓的璀璨光芒中隐隐绰绰,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不断有小小的身影坠落,化为一片片数据消散。
“……卡米尔……”
“我在,我在。”
嘉德罗斯为了帮身后的参赛者们挡住创世神的一击收到了重创,而卡米尔只来得及看见一颗金黄色的流星飞速向身后坠去,就被天使们的攻击淹没。
他记得雷狮握紧雷神之锤挡在他面前硬生生接下丹尼尔的一击,头也不回地冲他大吼。
“去找嘉德罗斯!”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大哥会这么做,天使们的攻击应接不暇他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只是匆匆下了一个结论。
大概大哥是在后悔没有在天使到来的那一天守住那个虽然受伤却依旧手握双剑挡在大家前方的人吧。
嘉德罗斯扯了扯卡米尔的围巾,用尽全力扳过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充满鲜血味道的吻。
卡米尔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临别吻。
“咳,作为……迟到的情人节礼物,咳咳,我…咳,我的围巾……咳咳咳……”
“好了嘉德罗斯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知道。”
那人被涌到喉间的鲜血呛到了,咳嗽着无力地伏在卡米尔肩上。
卡米尔小心翼翼地解下嘉德罗斯的围巾,颈间的皮肤苍白,没有一丝生气。
“我爱你。”
刚刚跌下王座的男孩忽然笑了,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咳嗽,最后甚至直接吐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卡米尔的衣服。
“我知道。”
“我也爱你,卡米尔。”
话语利落完全不像是强弩之末,字字分明传入卡米尔的耳朵,莫名其妙逼出了他的眼泪。
而怀中的人此时已经消散。
卡米尔解开脖子上不知带了多久的围巾,郑重地系上了摊在腿间的那人的围巾。
一阵暴风席卷而来,卡米尔以前的旧围巾消失在灰暗的天空中。
围巾宛如旗帜在空中飞扬,卡米尔再次冲入那一片灰暗的光团之中。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结尾什么意思,毕竟个人感觉是很偏向意识流的
前面的“色彩斑斓”和后面的“灰暗”其实有呼应,也就表明,嘉德罗斯死后,卡米尔再次失去了对颜色的感知力。这个是私设。
大概开放式结尾?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