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莫名其妙【一】【卡埃】

嗯,大概是小甜饼
接下来禁手机要长弧估计要成为坑了
文笔渣,OOC,修辞混乱
字数超少

OK?→

“咔嚓”
摄像机的闪光灯闪了闪,细微的声音淹没在网球场有些嘈杂的声音里。
网球场中,勉强将兄长击来的凌厉一球击回去的黑发蓝眸的少年忽然顿了一下,没有再去管从身侧飞过的网球,而是站直扭头看向不远处。
不远处的树荫下,有着硕大黑色呆毛的少年看着手中的摄像机微笑了一下,抬头,正好对上黑发男孩直射过来的目光。
两双相同色系的眼睛对望了几秒。
不远处的少年迅速用手中的摄像机挡住上半张脸,淘气地吐了吐舌头。
卡米尔默默地转过头去,看见自己的兄长一边用左手的毛巾抹掉汗水,一边向自己走来。
雷狮把右臂上搭着的毛巾按在卡米尔头上揉了揉,随意地将卡米尔的水杯丢给他。
卡米尔拧开深蓝色的杯盖,却只是将干燥的唇抵在瓶口处,而深蓝色的双眼再次望向那片树荫。
少年这次聪明了一点躲在了绿树之后,但那个巨大的呆毛依旧万分惹眼。
几缕刺目的白光直刺眼目,卡米尔眯了眯眼睛。
“看什么呢卡米尔?”
一支大手覆在卡米尔头上,他微微昂头向后看去,自家兄长的紫水晶色双目即使逆着光还是璀璨如星海。
卡米尔摇了摇头,昂头把微凉的盐水灌入喉咙。
闪光灯又一闪,躲在树干后的少年微笑一下,将摄像机紧紧抱在怀中。
顶着红色巨大呆毛的少女狠狠给了少年一个暴栗,与发色同色的漂亮眼睛恶狠狠地瞪大,佯装出一种霸气。
“衰仔你干嘛呢!我让你帮我追拍男神你跑哪去了!”
少女带着一丝软糯的声音响亮,正正好好被跟在雷狮身后的卡米尔听见。
他勾了勾唇角,不动声色的放缓了脚步,竖耳倾听着绿树荫里两人的动静。
“老姐你打我干嘛……我,我这不也在给你拍帅哥嘛……”
少年音清亮干净,聆听时让人想起纯白的旅鸽,纯粹得彻底。
然后卡米尔听见了少女爆发出来的尖叫,刺人耳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男生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呸衰仔你干嘛!”
应该是少年倒吸一口凉气,接着卡米尔听见他悻悻地道:“老姐你小点声……我们这是在偷拍啊你这么大声不是惹事吗……呜哇!”
“听着衰仔以后每天给我来这里蹲点!”
“知道啦……”
卡米尔不自觉地回了一下头。
少年的面容说不上特别帅气,但有一种难见的清爽,深蓝色的护目镜勒在额头上,和白皙的皮肤相衬将青春期躁动的气息压下,增添几分沉稳和安静。
他转头望向卡米尔。
意料之外比自己颜色要更加深邃的双瞳宛若河流,眼底闪烁仿佛是粼粼波光。
卡米尔飞快的转过头。
他莫名其妙想起诫勉自己的一句话:不可以接近任何有强烈诱惑的东西。
快走吧。

埃米再次遇见那个少年,出乎意料的是在学校里。
是在物理实验室。
午休时间几乎不会有人在实验楼出现,而且是在阴沉的雨天,灰暗的天空,灰暗的一切,看不见一个人影。
埃米长叹一口气,颠了颠怀里厚重的一叠书,摇摇晃晃地迈上一级阶梯。
艾比最近在花痴一个初三的物理老师,为了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就在去班主任办公室时主动要求帮他搬器材。
但她怎么可能自己搬呢。
这是最后一叠书了,埃米只觉得自己的双臂已经紧绷到麻木。实验室B在走廊尽头,埃米使出最后一点力气,狂奔到实验室里猛的把书按在讲台上。
“啪”的一声巨响几乎响彻整个实验楼,埃米精疲力竭地伏在讲台上喘息着,闭着眼睛聆听雨声,却听见了另一个陌生的呼吸声。
他悄悄地把头抬起一点,让自己可以打量一下那个不知何时就在教室里的人。
然后他看见了草绿色的带羽帽子,被鲜红色围巾紧紧包裹住的下半脸。
似乎是个男生,对埃米的举动毫无反应,依旧安静地摆弄着面前实验台上的器材。嘈杂细密的雨声仿佛都消失了,那个少年身上散发着冰冷沉静的气息,就像珠穆朗玛峰峰顶的一抹无瑕的雪,寡淡,又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压迫感。
少年抬头,比埃米颜色要浅一点的双瞳直直望向他。像是海上难得一见的浮冰,蓝,还有着透明的质感。
很熟悉,和那个少年的双眸一模一样。
埃米匆匆转过身去。
卡米尔看着少年的身影,抬起右手把围巾向上扯了一些,挡住微微向上的唇角。
“名字。”
“啊啊啊?学,学长我叫埃米!”
窘迫之中埃米的声音有些沙哑,最后说自己的名字还硬生生的留下了一个滑稽的向上的尾音。
是那个男生。
是那个在网球场遇见的,自己看着他打球时候莫名其妙脸红了的男生。
是那个,自己好像有点喜欢的男生。
埃米紧紧咬住了下唇,脸红的和那人的围巾一样。
卡米尔轻笑一声,放下手中的器材,站直起身。
“埃米学弟,午休时间你来实验室干什么呢?”
埃米事后问卡米尔才知道卡米尔是在故意和他聊天,好套出他为什么会在网球场偷拍。
明知故问,赤裸裸的明知故问。
然而埃米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不断回放的只有卡米尔刚刚抬头时的那张脸,以至于他想都没想就全盘托出。
“我,我来帮老姐搬器材。不过她丢下我直接走了就是了……”
“唉,是吗?”
卡米尔挑挑眉,故意装出疑惑的语气。
“她啊,是为了和初三的物理老师套近乎才要搬的……对,对了学长,你为什么在这?”
“嗯?”
卡米尔缓步从座位上走到讲台前,稍稍歪头能看见埃米红透的脸。
“学长,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听,听说雷狮海盗团的那个卡米尔,午休时间会来实验室来着,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他,快点离开吧。”
埃米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望向那人刚才还在的位置,却惊讶地发现那人已经不在那里了。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卡米尔站在另一侧,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埃米你在看哪里啊?”
犯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人的皮肤很白,估计是常年包裹严实,明亮的双眸中有一丝不解和茫然,嘴角却又挂着一丝坏笑。
犯规,太犯规了。
那人的脸因为害羞已经红透了,瞳子躲闪着望向别处,那神情,活像一只小兽。
想要抱在怀里,却又想要使坏欺负他。
“卡米尔吗?我和他关系挺好的。”
“唉————?!”
卡米尔没有料想到的是埃米把一个本子塞进了他手里。
“那个,学长,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找卡米尔问一下雷狮的基本资料?”
卡米尔低头翻了翻手中那个十分少女的粉色本子,沉默了一下。
看来又是一个暗恋大哥的。
卡米尔抬头,看着那人充满希冀的海蓝色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我会的。”
“谢谢学长!!!”
看着那人欢呼雀跃的身影,卡米尔心却忽然抽了抽。
以后,还是离埃米……
“对了学长!”
带着欣喜的少年音忽然贴近耳畔,打断了卡米尔的所思所想。
他看见对面的人故作正经地咳嗽了一声,面色微红。
“作为答谢,后天周末,我请你吃甜品可以嘛?”
卡米尔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而语气却带有一丝兴奋。
“好啊。”

这家甜品店自己并没有来过呢。
卡米尔压低了帽檐,站在店门前安静地打量着这家甜品店。
市区内实在有些喧闹,这家店还是开在城市中心,周围的吵闹声刺人耳膜。
但这家店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以浅棕色为主色,店名牌是朴素的纯黑色,没有任何花哨之感。
推开店门,踏上柔软的棕色地摊,家具和壁纸的主色也是浅棕色,就连甜品柜里陈列的甜品,主色调也是深色。
少年姗姗来迟,依旧是穿着上午在网球场时的蓝色日常服,海蓝色的双眸明亮清澈,在这一片深棕色的海洋中格外引人注目。
“对不起啊学长,我刚才有点事,来晚了。”
“没事。”
看着那人一下瘫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卡米尔微笑了一下,将手边的粉色本子递到他面前。
“谢谢学长了!”
埃米有些惊喜地接过本子,毕竟他没想到这个学长居然真的帮自己要到了雷狮的基本资料,本来还想着又要被老姐揍呢,现在应该可以免一顿打了。
学长的字体比较纤细,字迹工整,看着完全不像是一个男孩写的。
真漂亮。埃米看着手中的本子绽开一个微笑,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卡米尔忽然暗了暗的双眸。
两份甜品忽然被端了上来。
店长打了个哈欠留下一句话“只要付一份的钱就行”,然后就抻着懒腰走回隔间里了。
埃米懵了不止一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摆在卡米尔面前的蛋糕已经少了将近一半。
“你怎么不吃?”
坐在对面的卡米尔叼着小勺含糊地说。
“你感觉你那份不好吃吗?”
只见那人用修长的手指捏住小勺,挖出一块蛋糕塞进埃米嘴里。
“那尝尝我的?”
埃米脑内忽然炸开一片绚烂的烟花,无意识地吞咽着,还不自觉地舔了舔口中的小勺。
巧克力的香甜在口腔内渲染开来,果酱不多不少,让蛋糕不会太过甜腻。
卡米尔抽出小勺,发现袖子上沾到了奶油,便把小勺含进嘴里,腾出手去抽纸巾。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这这这算是间接舌吻了吧!
埃米的脸瞬间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TBC

———————————————————————————
长弧之前最后一次冒泡,回来估计得半年
嗯,希望自己不会冷得太彻底
本来是想写雷埃来着,梗来自Halsey的《colors》MV
里面那个用同一个勺子的梗来自 @这个号大概不用了都散了吧 大佬的卡埃条漫
没有经过大佬的同意就随便使用真的非常抱歉!!!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会删掉的!
但估计是半年后了T^T非常抱歉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