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鬼知道什么玩意

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破玩意
吸血鬼tag 
私设参考有
文笔渣有
超级烂的小段子
cp嘉卡,注意避雷

缓缓行驶的公车上,嘉德罗斯咬了一口手里半凉的汉堡,恶狠狠地瞪着坐在自己前面的人--一个戴着原谅色帽子,系着红围巾的清秀男孩。
就在十分钟前,那个男孩买走了最后一份甜品店特制的柠檬风戚风蛋糕。为了这份蛋糕,他甚至特地早起了一个小时。
作为高热量食品的忠实爱好者,嘉德罗斯决定报复他一下。
就让他变成自己的后裔吧。
嘉德罗斯充满恶意地笑了笑,狠狠咬了一口汉堡,仿佛咀嚼血肉般缓慢地咀嚼着,尖牙在微张的嘴里闪着寒光。
成为暴食真祖的后裔,可是便宜你了。

卡米尔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极其不好。
要不你来光着身子被一个大概只有九岁的小屁孩抱在怀里试试。
虽然被裹了一条舒适的羊绒被子。
他头一次庆幸自己夜视能力不错,至少他现在能隐隐约约看见那个家伙在干什么。
那个男孩不停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沾满不明的黑色液体之后用温水随意洗涤一下便接着擦拭。
当他看到卡米尔睁开的海蓝色眼睛时,他张扬地笑了笑,与头发同色的发着光的眼睛中闪过得意的神情。接着毛巾糊上他的脸,之前有东西在脸颊上流淌的不舒适感消失了。柔软的毛巾在双眼周围反复擦拭着,卡米尔默默闭上了眼睛。
接受了目前的处境,卡米尔只感觉嗓子快要冒烟了似的。他张开嘴挣扎着发出声音,嗓音却沙哑地不行。而且饥饿感不断折磨着他,如果再不摄取水和食物,那么他很可能会死。
毛巾从脸上移开,上半身被男孩撑起,一瓶水递到卡米尔唇边。卡米尔急切地喝着,水滋润干涩的喉咙带来舒适感。些许温水因为瓶子的角度原因而顺着他唇角流下,看着莫名色气。
力气逐渐恢复,卡米尔抬起左手端住水杯,男孩松开左手示意他自己喝水。右手揽着卡米尔帮助他坐直,左手继续擦拭他的身体。

看着他身上的汗液逐渐变得干净透明,嘉德罗斯将左手的毛巾丢在一边,抱着那人起身走到浴缸边开始放水。
那人在起身时被呛到了,咳嗽了几下后皱起了眉。嘉德罗斯轻笑了一声,轻轻撤掉羊绒被,然后将男孩放入温水中。
随意地扯掉黑手套,将袖子揽至肘部,上臂伸入水中双手按在男孩腹部。察觉到那人忽然的颤抖,故意使坏轻掐那人腰部,直到他用轻颤的双手握住自己手腕时才收手。

被放进浴缸然后被吃了一段时间的豆腐的卡米尔长叹一口气,面颊通红好像一个被占了便宜的姑娘……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再次被抱起,衣料摩擦肌肤带来的感觉被无限放大。又一条干净的羊绒被盖在身上,卡米尔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这个男孩是有多浪费。
右手按在腹部轻揉,好不容易忽略的饥饿感又席卷而来。卡米尔感觉胃部在抽搐着,带来些许压抑感和窒息感。
“怎么,饿了?”那个男孩看到了他的动作,便饶有兴致地伸出左手轻掐他的面颊。男孩的声音很好听,语气中包含着王者的骄傲和孩童的稚气,两种似乎无法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的感觉被男孩完美地融合驾驭。
卡米尔点点头,男孩便将左手移回原位。“接下来要注意遮住眼睛啊。”
“还有,我是嘉德罗斯,你的名字是?”
“卡米尔。”

黑云压境犹如万军压阵,空气沉闷粘稠得仿佛可以用手搅动,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卡米尔再一次用手压低了帽檐,此刻有些紧张地活动手指。血猎团的团长走过来拍了拍卡米尔的肩,同样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次的任务,是血族仅存的三位真祖之一的暴食的真祖--嘉德罗斯。
但他也是卡米尔的“父亲”,与卡米尔流着部分相同血液的,的……
暴食的真祖前几日与傲慢的真祖大战一场,结果两败俱伤,反让血猎团占了便宜。
卡米尔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平日里清晰条理的思维此刻却成了一团被顽皮猫咪打乱的毛线团。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高山的山巅--血族的血脉使他可以看得比常人看得更远,而山巅那抹在灰暗天地间无比显眼的黄色在他眼里更是清晰地吓人。
嘉德罗斯,你想干什么?
“暴食的真祖武器未修复完成,受得伤也没有完全恢复,有你在,我们一定能活捉他!”血猎团的团长没有发现卡米尔此刻纠结的表情,兴奋地揽过卡米尔的肩膀,冲远处的嘉德罗斯耀武扬威地比了一个中指。
“这次委托人的要求是活捉做什么吗?”
“是的,不过这次的赏金是十亿美元啊!十亿!只要这次我们能成功,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不对,十辈子!”
“委托人要活捉干嘛?”
卡米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决定先休息一下大脑,免得任务途中出差错。
“不知道,好像是要做什么实验?啧啧啧,说不定这次的委托人是个Pedophilia呢~”
卡米尔厌恶地把围巾朝上拉了拉。

如卡米尔所料,就算受了伤,嘉德罗斯还是那么强大。
王就算失去了皇冠依旧是王。
由一千个精英血猎组成的血猎团在暴食的真祖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不到一刻便已经损失了80%的人数和接近90%的弹药。
“Code20++,Code89……”险险躲过嘉德罗斯一击的血猎团团长几乎疯狂地朝对讲机嘶吼着,而那个不知道有谁在接听的对讲机再也没有发出过一丝声响。
卡米尔将装着爆裂型银制子弹的手枪丢下山崖,看着它翻滚着消失在黑暗里。而那是他最后的武器。
没有用的,在真正的王面前,所有人都是蝼蚁。
最接近神的吸血鬼从卡米尔背后走来,山巅的风吹起黄色的长围巾,它如同一面旗帜般在狂风中咧咧作响。
“嘉德罗斯。”
卡米尔转身,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星辰大海,淡漠的倒映着时间。
“卡米尔。”
嘉德罗斯抬头,刺眼的金色瞳眸中是狂放不羁的光,霸道的仿佛要将人融化。
红色和黄色的围巾一起在空中飞扬。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