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肉火锅

直到无所仰仗
开学初三,长弧
文会努力不弃的
晚安,希望能再遇见

《Feel》

入教交党费  @彼兔 教主
纽扣上届参赛选手设定
私设奇多  OOC  文笔渣
罗德烈偏旧设
请把罗德烈当成可爱的少年
估计会有超多bug拜托大家谅解

冰冷的电流在体内窜动,比这寂静的实验室内的空气还要更加刺骨。
罗德烈张开右手试探性地握了握,金属与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
钢铁塑造的右手与正常人的右手看着没有什么区别,但罗德烈莫名其妙感到一股不真实感。
对面一直沉默着的男人忽然动作了。他拎起身旁的一把剑,径直走到站立的罗德烈面前。
剑刃切开金属的声音格外刺耳。
罗德烈有些懵懂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落地,五指抽搐着滚向不远处,腕口齐整的切口内露出几根闪着火花的断电线。
“感觉如何。”
庄严的声音带着威压传入中枢控制系统,语言系统准确地识别并反馈给中枢控制系统,语言系统开始工作,机械音小声而不带感情。
“不痛……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只手覆上头,轻轻地抚摸着。
“不愧是父亲的好罗德烈。”

“感觉如何?”
对面披着红色铠甲的金发少年眯着眼,舔了舔嘴唇。
罗德烈沉默着看向不远处的自己的左臂。
断口处电流劈啪作响,少年不满地扁扁嘴,似乎是因为没有看见他所期待的鲜血喷涌而出的美丽画面。
这个人可以徒手断掉自己的左臂,还是不要与他发生摩擦了。
“抱歉阁下,没有任何感觉。”
“如果没有事我就先走了。”
望着那个白色的背影,异瞳的少年勾了勾唇角。
“阿拉阿拉,似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呢~”

那个少年已经跟踪罗德烈好几天了。
会偷袭会搞恶作剧的混小子。
罗德烈如此评价少年。
他被烦了几天了,没有感情都要被他气出感情了。
“想让我不跟着你?”
少年危险地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罗德烈,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可以啊,那就和我交往吧。”
交往?
罗德烈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新词汇,但还是点了点头。
少年忽然笑得狡猾。

纽扣轻轻吻上自己交往不到两天的恋人。
罗德烈没有动作。
洞穴内的空气温暖而潮湿,篝火在洞穴中心跳跃着,照亮他们的身影。
“感觉如何?”
罗德烈摇摇头,随手把柴火丢入篝火之中。
透过洞口密密麻麻的藤蔓可以隐约看见洞穴外依旧是阴沉黑暗的雨天,火光透不出去,雨水也进不来。
纽扣忽然把罗德烈压倒在篝火旁的干草堆上,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来做吧,罗德烈。”
“嗯?喂纽扣你疯……”
等罗德烈重启完毕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夜空干净,其中闪耀着星星的光辉。
被这个不到二十的小子做到死机简直是耻辱。
罗德烈撑起腰盘腿坐好,用手指绕了绕右耳旁的发丝。
一只手一把把他拽倒,扯过积分换来的被子把罗德烈和他自己蒙上。
“赶紧休息。”
纽扣打了个哈欠,把罗德烈按在自己怀里。
虽然很想告诉他机器人不用休息,但罗德烈听着纽扣平稳的呼吸声,也闭上了眼睛。
嘛,反正也没什么大碍。

纽扣咳出一口鲜血,有些无力地倚着树瘫坐下。
罗德烈头一次投剑,没想到能投得那么准。远处的身影倒下,再没有起来。
他用唯一还算完好的右臂拥抱了纽扣。
纽扣看着他如往常一般平静的眼神,忽然笑了。一边笑一边咳嗽着,嘴角处流出猩红色的液体,异瞳中闪着光。
“咳……本来,咳,特别希望……咳咳……你能拥有感情……但现在,咳,现在看来……还是没有最好……”
他用尽全力把罗德烈扯到面前,给了他一个满溢着血腥味的吻。
熟悉的身影逐渐破碎消散,罗德烈徒劳地握住一片碎片,碎片却碎成了一堆粉末随风散去。
他一拳狠狠捶在树干上。
中枢神经控制系统刚刚给罗德烈传来了一条信息,耗时一个多月的情感模拟系统已经完成并自动运行了。
本来是想给纽扣一个惊喜。
不明情感仿佛浪潮般将他的理智吞没,他分不清那是什么感情,或者说是哪几种感情。
语言系统莫名其妙地发出比以往要沙哑许多的声音,罗德烈只觉得一个早就不存在的器官此时在隐隐作痛。
“我爱你啊……纽扣……”
他终于说。

评论(17)

热度(25)